20115月,西班牙響應鄰國的佔領行動,一群自稱「憤怒的一代」佔領者盤據在太陽廣場上頭,讓這個馬德里的著名景點搖身一變成為和平革命的基地。

過去曾在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評比中,勞工保障政策名列前茅的西班牙,80年代起因為遭遇經濟危機、失業率攀升,為解決失業問題,政府逐步開放企業使用彈性勞動,並且定下實習制度,讓青年勞工首先前往企業擔任實習生,作為進入正式職場的跳板。

非典型勞動造成分裂的勞工處境,正職勞工享有良好的福利與保障,而彈性勞工則是得要忍受低薪與無保障的勞動條件,也導致就業不穩定。歐盟國家平均有41%青年從事臨時性工作,但2007年的西班牙卻有高達63%青年男性從是非典型勞動,即便國內整體失業率並不高,但非典型勞動卻埋下動盪的種子。

70年代開始,西班牙以新自由主義為核心概念,不斷擴大自由化與減少監管,1996年政府透過信貸擴張政策,大肆發展高利潤的房地產,1997年到2005年,西班牙的房價漲了177%,但工資卻落到歐盟排名的倒數第二位去。2008年金融風暴席捲,歐美國家受創嚴重,西班牙尤其慘烈。

因房地產而起的金融風暴,讓從事建築、房地產相關行業的勞工受到牽連。在西班牙將近28%青年受僱於該行業,因此衍生出龐大的青年失業人口。另外彈性勞工在這一波的失業風暴中更是弱勢中的弱勢,沒有保障的勞動契約,讓彈性勞工任意遭解職,加上無法像正職員工在面臨解雇時能得到失業給付,失業後的日子更加難過。失業以及青年不穩定就業日益嚴重,讓許多人選擇走上街頭。

金融風暴以來,西班牙青年失業率已破5成,但是經濟不景氣讓資方有了藉口一舉要求政府鬆綁勞動相關法令,曾任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執行委員、長期關心西班牙青年貧窮問題的劉侑學指出,過去西班牙勞工保障嚴格,除了有高額的資遣費,還有工會團體協商機制,保障薪資成長。但是金融風暴後資方以勞動法令僵化、投資不易等理由遊說西班牙政府,讓西班牙政府打算向這些保護傘開刀。

去年二月執政的人民黨強勢運作通過勞動市場改革法案,根本性地改變目前勞動制度的本質,改革後的西班牙勞動市場保障整體下降超過25%,觀察家指出改革的幅度創下戰後以來所有OECD國家的紀錄。

不少批評指出,西班牙放寬勞工保障犧牲整體勞工權益,也只能吸引到一些無良企業投資,讓年輕人陷入非典型勞動的惡性循環,不但影響年輕人生涯規劃,更加重老年貧窮的危機。而西班牙的工會也不斷的透過抗議來抵制修法,但放寬一事已然勢在必行。

「政府面對失業率時,原本可以透過投資公共建設或是提供職業訓練等,讓勞工增加就業機會。」劉侑學說,不過西班牙在金融風暴後政府赤字嚴重,根本無力提供這些選項,只能透過吸引企業投資來擴大就業,為了吸引外資,只好放寬勞動保障,取消團體協商機制、大開派遣大門。

勞動保障的放寬,其實並無法改善失業狀況,西班牙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報告指出,大規模降低解僱標準與負擔後,企業解僱勞工的成本總共下降23%,促使企業開始大規模地裁撤組織內的長期契約工。失業狀況並未隨著改革法案而收到成效,反倒持續上揚。

相較於西班牙,台灣的政府也不斷以經濟發展、吸引投資作為理由,逐步調降勞工權益,包括草擬勞動派遣法,開放多數產業合法使用派遣勞工。劉侑學指出,政府以降低勞動條件做為吸引台商回流的手段,卻沒有去思考怎樣的產業適合現在的台灣。

劉侑學舉例,北歐國家為了鼓勵女性就業,因此將照顧家庭的工作外部化,也讓小孩與老人照顧成為一塊勞動就業市場。「台灣其實這部分的需求也很大,老齡化社會讓照護型的服務業有一定的市場。而且這些就業不容易受到市場波動,能夠提供穩定工作機會。」

「可惜不論是西班牙或是台灣都希望能有特效藥,因此選擇透過犧牲勞工權益換取GDP。」劉侑學警告,彈性勞動造成的不穩定就業將導致青年勞工薪資少、勞工保險投保時間短,未來無法擁有合理的老年生活,政府還得要支出更多經費來協助他們,短期療效換來的其實是長遠的病痛。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