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_4003  
 

照片來源: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鐘聖雄

5號早上,坐在勞委會外頭和吳永毅聊天。他已經絕食7天,但精神看起來尚可;我的身後林子文正在帳篷裡看報紙,忍不住想把他手中報紙搶走,畢竟當整個國家都不關心他們的時候,他又何必再繼續關心這片土地發生什麼事。但那只是我自己偏激的想法罷了。

坐在我旁邊的滿屏姐默默的按摩著肩頸,她說絕食後人比較疲倦,不是坐著就是躺著,久了骨頭很酸痛。握著按摩器具,一下壓壓肩頭、一下敲敲後腰。而前一天新加入絕食的學生李昀岳則窩在睡袋裡休息,表情看起來參雜了疲倦和痛苦。

前一天晚上,關廠工人在勞委會前舉行晚會,即使絕食多日,這批工人依然站起身招呼每個來到現場慰問的人,尤其是滿屏姐,拉著椅子坐在帳棚外頭,見了人就要他們找地方坐、或是問候家裡狀況,看她忙裡忙外的,很想叫她好好休息,都已經在絕食了還管這些做什麼。但我想她不會聽我的,畢竟就是因為無法不管這些事,他們才衝上第一線的,叫他們別管事,恐怕比絕食還難受。

談起勞委會避不見面,卻找人到家裡騷擾84歲的老父,滿屏姐氣的聲音越來越大,「我整天坐在這裡他不來找我,跑去屏東跟我父親說我在台北欠錢、被政府告,還叫他勸我趕快簽同意書,這個政府到底在幹什麼!」

勞委會動員職訓局各地就業服務站的工作人員,分頭拜會548個工人的家庭,位的是要推銷他們新出爐的「789」方案。這個418日正式核定出爐的紓困補貼方案,讓工人最高可以申請到當初貸款金額的9成作為補助,最低也可以申請到7成,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申請的到,還得要看個人經濟狀況與條件,套一句主委潘世偉說的,「這個紓困方案就像是勞委會左手補貼工人,讓他們拿去還勞委會右手借他們的錢」。

EDD_3992

照片來源: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鐘聖雄

不過這個方案並非所有工人都領情,當年遇上工廠倒閉頓時失業的滿屏姐說,她欠的金額並不多,大約只有20多萬,但是這不是數字問題,「而是這本來就是我們的錢,是勞委會替資方先償還給我們的,那他要討錢就應該去跟資方要。」

這一個簡單的邏輯問題,從去年6月至今,勞委會都還沒搞懂。它沒搞懂自己應該要把關資方確實提撥退休準備金;也沒搞懂當資方惡性倒閉勞工拿不到錢時,它應該要保障勞工權益,代位求償替勞工向資方討錢。也沒搞懂這筆錢是資方欠下來的,不是勞工欠的,從頭到尾欠錢的就只有那些惡性倒閉的老闆們。

絕食超過一周,工人始終沒能見到主委潘世偉,6號上午,絕食者趕往立法院,希望能夠堵到在立院備詢的主委。

在立委的逼問下,潘世偉強調自己「一直都在看著他們(關廠工人)」、「一直都有在進行協商」。同時拿出已經申請紓困方案的43人作為擋箭牌,在媒體訪問時說出,「聯福和耀元的自救會理事長都來申請了,我們接觸的工人也都有意願申請。只有吳永毅帶頭的那些不願意接受,他們就是不要還錢。」

記得去年華隆工會罷工,勞委會除了請老闆的另一家人頭公司負責人出面協商外,沒有辦法讓資方保證吐出錢來償還積欠的工資和退休金,罷工的工人只能不斷的阻礙工廠出貨、佔領遭法拍的廠區。最後在地方政府居中協調下,才讓資方願意以打折方案還錢。

當時工會的常務理事葉紫慶說,我對不起大家,沒能捍衛勞基法保障的權益,最後還是接受了打折方案。罷工結束那天,葉紫慶大哥愁眉苦臉的在工廠外頭抽菸,說他真的很不甘願,他只是想要拿到屬於自己的那一份而已,卻這麼的難。

關廠工人抗爭過程中,我常常想起葉紫慶大哥難過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勞基法保障的勞工基本權益,居然得要勞工自己守護,而不是由行政機關替勞工們把關。而當勞工要求的只是自己應得的那點權益和尊嚴時,勞委會反而跳出來要求勞工打折妥協。

EDD_3683  

照片來源: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鐘聖雄

我相信申請紓困方案的43個人有他自己的理由,畢竟每個人有家要養、有生活要過,而抗爭需要付出的成本以及面臨的壓力卻又是這麼的強大且毫無盡頭。但是這絕對不是關廠工人自己的問題,這不只是一筆16年前的「貸款」,他關係到的是勞委會在面對類似的勞資關係問題時,究竟站著一個怎樣的態度。

16年前它只能便宜行事的先借錢給勞工,拖過那一陣抗爭再說;16年後面對華榮罷工,它只會找兩造商方協商個沒完,最後還得依靠地方政府幫忙喬。然後一次又一次,勞工權益的防線逐步失守。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