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社要做縣市長民調,請同事一人認養幾個縣市來寫。好幾個縣市都很想砲轟一下,選來選去,選了C縣、H縣和T縣。可惜因為有字數限制,因此許多東西無法寫出來,決定自己寫個番外篇,補強一下。

會選C縣,當然一方面因為身邊有許多來自此地的人,另一方面是這幾年的大型開發案老集中在這裡,讓我對於縣長施政的民調滿意度相當好奇。不過或許是因為最近弊案纏身,因此C縣縣長的民調並不高,從後面數比從前面數來的快。

這幾年C縣的縣長在爭取大型活動與開發上相當賣力,中央在政治利益與交換的考量後,也選擇把這些東西放到當地,讓縣長有可以拿來說嘴的政績。只是不少開發與C縣原本的產業生態並不相符,甚至可能因為開發,毀了當地原有的產業,因此引來相當大的反對。

不少在環評會議中看過縣府態度的人都知道,面對在地鄉親提出的疑慮,縣府代表、乃至於副縣長都只會用口號式信心喊話,強調一定會監督會做好。明顯與開發單位站在同一陣線的態度,讓很多人看的搖頭。

雖然縣長也會與其他縣市合辦農產推廣的活動,但是對照縣長另一邊不斷引進毀農滅漁的污染產業,受訪的縣民直說,根本是既矛盾又可笑。

至於去年底爆發的弊案,雖然並沒有延燒到縣長本人,不過身邊親信卻是一一中箭落馬。受訪者表示,縣長自己沒事,那是因為收錢的工作他都交給別人,他自己就負責把形象安排好,讓人家覺得他溫文儒雅。另一位受訪者也指出,現在爆發的根本只是小菜一碟,真正厲害的案子都沒有引爆。

不知道是幸或不幸,該縣長做完這次任期便不會再選(但可能會跑去別的地方做別的事),縣民至少可以擺脫一位為了政績不顧地方產業的領導人。「但是我們這邊的政治人物,大概都是差不多的貨色。」受訪者無奈表示,幾位可能會參選縣長寶座的地方立委,家族事業橫跨八大行業。「現在的縣長自己瞧不起這些立委,畢竟他們家過去只是淘空過農會而已,他自己又覺得是讀書人,比他們高一等。」

但不論是現任或未來可能的縣長,可以確定的是,不少縣民早已放棄父母官可以帶來的改變,選擇靠自己來創造其他可能。

C縣不同,H縣的縣長民調一直都很不錯。而憑著當地的好山好水,縣長也不斷朝觀光產業發展,打著觀光名號招商引資,把縣內的美景勝地一一BOT出去。

縣長過去曾經當過立委,立委時期,縣長便不斷與地方鄉鎮長打好關係,一直到當上縣長後,他更仗著父母官的位子,向中央要求補助進行建設,承諾給各鄉鎮興建公共設施,「反正他如果無法兌現,也只要跟縣民說都是中央不給錢,一起砲轟中央就好了。」受訪者說,加上過去的縣長做的太爛,讓縣民太過無感,所以現任縣長的民調才可以維持這麼高。

除了送禮,縣長也會透過政策拉攏縣民,例如營養午餐免費,其實也等於是縣長請小朋友吃午餐。「只是這個政策讓很多人反彈,因為縣府統包給廠商,統包之後的菜色許多家長覺得不太好,希望可以自己掏腰包讓小孩吃好一點的午餐。」

另外縣長也規定小朋友必須讀經,同時舉辦全縣的讀經比賽,結果明明是原住民為主的地方,許多部落小孩不會講族語,卻會背弟子規。後來這個政策遭到教育部發文要求取消,認為這樣的強制性有問題。雖然縣長事後也取消規定,但讀經比賽仍然存在,「而且只要在比賽中拿到好成績,那個班級的老師就可得獎,也有機會轉調到都市一點的學校去。因此許多老師還是會要求小朋友讀經。」

這些政策之外,縣長的招商引資也讓縣民出現反彈,「例如縣長會找來很多中國參訪團,帶到當地的劇場,要求原住民唱歌跳舞給他們看。」而為了觀光,不少地點也紛紛BOT給財團蓋飯店,「聽說這些蓋飯店的業者,有些還是中國的資本過水來蓋的。」

而不論是發展觀光,或是教育政策,縣長都沒思考佔了全縣比率極高的原住民需要的究竟是什麼,也沒有試圖協助原住民保留原有的傳統文化。或許是因為這些部分無法帶來立即的政績或是財富,而對地方官來說,任期之內弄到錢與權,或許是更重要的。

至於同樣是原住民居多的T縣,民調排名中間偏後。去年底剛走訪T縣,採訪一樁持續爭議多年的飯店開發案。飯店業者屢屢遭法院判決敗訴,不過在縣府的支持下,依然一路興建到幾乎完工。

T縣老說自己要擺脫貧窮,所以和H縣一樣,招商引資特別勤快,只是不少縣民都質疑,當地的就業真的要靠一個違法飯店撐起來?然後讓當地居民都去做掃地、洗衣福的工作?

「我們需要的是微型創業機會,讓我們有辦法可以做自己擅長的事,靠自己謀生。」受訪者氣憤的說,當地人並非沒有能力,但是缺乏可以讓他們發揮能力的資本,如果可以協助創業之初的資本,他們有辦法靠自己站起來,不用去飯店裡幫別人打掃領一份薪水。

「但是現在的縣長,卻是把其他地方失敗的發展模式套到當地來。」受訪者說,政治人物過去亂搞,害當地始終窮困,如今卻是拿這個窮困來綁架地方,「要我們照著一套開發模式走,去擺脫貧窮。結果這個模式只是更加淘空部落原本的傳統和生活。」

熟悉地方政治的另一位受訪者則說,當地的貧窮,就是因為政治人物把錢都放自己口袋,像許多以觀光之名舉辦的活動,其實都是政治人物拿來洗錢的工具。「結果其他基礎公共設施都沒錢做,醫療資源長期不足,到現在我們這邊的人還在用「寄藥包」(會在一般人家裡放許多成藥,包括感冒藥、腸偽藥等,一個月再去盤點用了什麼藥、該付多少錢,然後補充新的藥品進去)的方式應付病痛。」

H縣相同,改善偏遠地區的公共建設、社會福利資源,醫療與教育等,不但可以提升方的生活水準,一樣可以帶來一些就業機會;協助部落以他們的方式自立更生,才能讓他們有更持續性的工作機會。但這些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看到效果,對於想要有立即政績的政治人物而言,時在太漫長了點。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