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圖片來源:鐘聖雄

前幾天看到張良一大哥在426廢核行動佔領凱道時拍的一張照片。幾個年輕人裹在輕便雨衣底下,赤腳坐在被雨林濕的路面上,頭垂的低低,然後大雨一直落下。讓我想起三一八佔領運動的那幾天。

三月三十一日,前一天超過十萬的民眾身著黑衣走上凱道,那一天晚會林飛帆上台致詞時,要求大家找七個自己的朋友一起排班,天天來立法院報到。話說出口的那一刻,許多人笑了,但也有不少人當真了。

三十一日晚上滂陀大雨,立院外的人明顯變少許多,但仍有人包裹在黃色輕便雨衣裡,頂著寒風坐著。好友L傳訊息問我人在哪,她正在立院外守著,我問她是否有帳棚可以躲雨,她說沒有。那一天雨下的很大,氣溫也明顯下降,我問L要不要進到議場內,雖然議場出入口管制嚴格,但同是NGO 的成員,她應該可以想辦法進去,至少在裡面還有個遮風避雨的屋簷,不用在外頭受苦,但L說:「不行啦!外面需要人,我要來排班啊!」

患有氣喘的L說她躲在外頭的舞台上,舞台至少有個屋頂,氣溫越來越冷,她說她要去借氧氣桶,因為已開始覺得呼吸不順暢。

更早之前,整個佔領運動期間總是時不時的降下大雨,許多中、南部北上的學生漏夜坐在外頭,把行囊堆放在木棧板上用雨衣遮著;許多人脫下鞋襪赤腳踩在積水的路面上,結結實實的淋著雨、守著堡壘。

我妹學校從嘉義北上的那一天,晚上也是淒風苦雨,我和她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掃光了所有的熱飲,要讓她帶回去給其他同學。回到群賢樓前,陪著學生北上、上了年紀的老師穿著雨衣倚在群賢樓外的牆角假寐,雨滴沿著他的身軀滑落。把罐裝熱咖啡輕輕放在他身邊,老師醒來,說了謝謝然後握著咖啡看著前方,又或者他是在放空啦。

在「海賊王」(ONE PIECE)裡有一段故事,佔領期間我一直想起來,內容是描述沙漠國家阿拉巴斯坦因為遭人設計,導致連年乾旱。一般民眾與王室間出現巨大摩擦,最後民間反抗軍起義,準備推翻國王,許多幕僚害怕反抗軍攻下皇宮,所以當國王準備把軍隊調去攻打真正的敵人時,幕僚們極力勸阻,害怕軍隊一走反抗軍攻進來,皇宮就不保了,也有人主張應該要反擊,但國王怎樣都不准,因為莫名其妙攻擊國民,那這個國家就真的完了。

那時阿拉巴斯坦的國王寇布拉說了一句話:「國家的資產就是『人』。」

1  

某一天晚上走在立法院外頭,有些人用紙板墊在拒馬上,然後背靠著紙板看書,有些人用雨衣鋪在地上,就地躺著仰望天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這一段故事,然後有點想哭。阿拉巴斯坦的反抗軍和國王軍隊,都是相信國家價值的人,因為還相信某些東西,所以才會出來奮戰,就像那幾天在外頭的民眾一樣,他們都是相信著某種價值和信念,所以願意站了出來。

原本對於佔領運動沒有多大感覺,那時我才發現,坐在雨中的民眾,是這場運動最大的資產,也是這場運動最大的成果。它召喚出信仰著民主價值的素人,啟迪了他們對於政治的想像,激發他們行動的意願。雖然還看不出來這個能量會走向哪,但至少是個開始。

某天和老師聊起這些運動裡的神和人,老師說,韓國之前的總統盧武鉉曾是人權律師,十年過去誰也很難保障自己變不變,他無意要影射誰會變質,只是很多事情現在要去評價誰都還太早。但至少這場運動把很多人喚醒,光是這一點,他就願意給予正面評價。

運動結束,看著一個又一個新興團體誕生,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繼續下去,又怎麼去維繫那些曾經站出來人的信任與熱情,甚至把這些東西轉化為具體的行動。但如果沒有想到這些臉孔模糊一般人,怎麼樣都不算成功吧?畢竟這個島上不能只有神,沒有人。所以拜託,請不要背叛他們。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臉孔模糊的天生反抗者
  • 再看了一次這篇,胸口有種悶悶的疼痛。
    為了守護我們的理想鄉,相信很多人願意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為了公平、正義、民主、台灣、以及這片土地到上的子子孫孫。
    只是當我們凝視著深淵,它也盯著我們,即使害怕會得到背叛,也要將責任一肩扛起。想著有點心酸,但路還很長,我們不走下去,就沒有人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