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陳保基的那一天,因為一大早先參加了一場記者會、之後又訪問了一位導演,因此下午時其實已經有點精神不濟,聽著陳保基講話,忍不住放空、默默在心裡打起瞌睡。

只是聽他談起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農業加值偉大願景時,腦袋裡忍不住想起去年彰化溪州反搶水,農民們在稻田裡用稻穀割出一個大大的「水」字。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