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2008年底,香港出現反高鐵、保留菜園村的抗爭行動,事件起因於「廣深港高速鐵路」的興建,2005年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核准高速鐵路的可行性報告,同年12月正式動工。而這條連接廣東省的廣州、東莞和深圳,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速鐵路,將威脅到香港新界地區的石崗橫台山菜園村。保護菜園村及反高鐵的運動,也讓各界關注到香港當代的社運型態。

菜園村首先出現由居民為主體的關注小組,之後又有社運人士組成的支援小組,來自香港的社會人士譚棨禧說,2009年他加入了這項活動,主要負責編輯刊物、在網路上傳遞訊息等工作。

保護菜園村的運動創造許多香港社運的新紀錄,例如菜園村累積了1萬4千多份的反對聯署書;也出版過十多次相關刊物。常常在facebook中傳遞訊息的譚棨禧表示,光是在六四天安門事件20周年當天,他網路上的朋友就多了一千多人,靠著網路,菜園村的訊息能快速的傳遞到每個角落。

而這個運動也捲動許多社會議題的討論,原本以保留菜園村為主,到了後來,討論面向逐漸擴及高鐵問題,包括政治決策的不透明、「公共利益」由誰說了算,以及永續農業在香港的可能性。許多大學生、藝術家與音樂人加入這波運動,讓整個抗爭運動充滿更多可能性。

另一位參與反高鐵運動的香港地下電台成員梁穎禮,曾經參與苦行與斷食抗議。他說,第一次苦行以「26步一跪」的方式繞行香港立法會;第二次則是繞行五區。許多圍觀的群眾受到感動;但也有不少人說他們傻。梁穎禮強調,學習韓國農民在反WTO運動中的苦行儀式,不是向香港政府下跪,而是為了重新親近土地。

雖然有廣大民眾參與反對運動,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行政會議仍在2009年的10月拍板定案興建高鐵;隔年1月獲得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同意撥款。高達6百多億的建設經費中,有8千6百萬做為菜園村的特惠補償,菜園村也另覓重建地。不過雖然菜園新村尚未興建完成,香港政府卻打算強拆菜園村,讓許多網友自發性的前往當地守護。

與台灣許多抗爭運動類似,做為直接受害者的居民往往在資訊不對等的狀態下,權益遭到剝奪。而資本卻與國家暴力結合,披著「公共利益」的外衣遂行暴力。在台灣不論是樂生療養院的保留運動、中科四期相思寮的保留或是苗栗大埔的反徵地,都凸顯了政治決策的不透明,以及政商合流的暴力。

曾參與樂生療養院保留運動、目前為相思寮後援會成員的許博任表示,這個世代的社會運動,不同於過去比較硬式的衝撞,多了許多文化行動面向。而多樣的運動形式,也成為捲動更多人參與的原因之一。

除了形式的差異,當代運動因為多了網路做為串連工具,能夠以更快的方式傳遞訊息。但許博任也擔心,網路聯署的便利性,同樣削減了「真實行動」的可能,「許多人會認為聯署和捐款就已經是行動與支持,因此不一定會站出來。」

參與社會運動多年,許博任表示,真正靠著運動改變既定政策的實例不多,頂多只能獲得妥協後的成功;而要進一步改變制度,恐怕更不是在一個世代間能夠完成的目標,「但是看著越來越多人加入,讓人感覺這些年做的事情,帶給許多人希望,讓更多人相信改變的可能。」許博任說,一個運動能夠達到這個功能,對他而言已是成功。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