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12月14日經濟部工業局前往彰化大城舉辦國光石化行政聽證會,不過因為工業局並未依照行政程序法辦理流程,也未就重大爭議先行舉辦「預備聽證」,讓正反雙方釐清問題,提出爭點以供聽證會討論。因此學界、法界人士23日共同舉行記者會,呼籲政府依法辦理行政聽證,不要害怕公開對話。

當天聽證會的畫面中,只見雙方互相叫罵,而主席讓正反雙方輪流發言,卻沒有任何交集。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王佳貞指出,一個正常的行政聽證應該由雙方議定聽證程序、且舉辦預備聽證釐清爭點、並且由首長指定了解法律的主持人,不過國光石化的聽證會卻完全沒有符合這些要件。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陸詩薇指出,當天現場的主持人由工業局副局長連錦漳擔任,民間團體爭取好久,才終於讓正反雙方都推派一位代表擔任共同主持人。

王佳貞表示,其實之前就有一個不錯的行政聽證範例,2007年的9月國科會就有針對中科三期進行行政聽證。只是相較於中科三期聽證會上,採取及問及答,開發單位必須針對民眾質疑而做回應,但是國光石化聽證會上,主持人卻是離開主席台,走下台詢問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是否能夠回應。

國光石化這次的行政聽證,主要因為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在審查預算時要求經濟部召開行政聽證,因此經濟部工業局選定12月14日在彰化當地舉辦。不過許多學者專家卻是在前一天才收到通知,根本來不及安排行程。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建良表示,由於這一年行政部門不但失職又失格,所以國會才會提出舉辦行政聽證的要求,行政聽證主要是為了讓資訊公開、民眾參與討論,同時進行對話和損益分析。就是因為行政聽證涉及面向廣,才需要有預備聽證。「從現場民眾吵成一團就可以發現,工業局根本準備不足!」

當天狀況混亂,雙方人馬甚至大打出手,台大國發所教授周桂田質疑,政府非得讓雙方打起來不可嗎?而立委田秋堇則認為,從雙方的言論中能找出幾項爭點,至少還是有收穫,因此這次會議可算是「半個行政聽證」。

其實除了經濟委員會要求經濟部召開行政聽證,衛環委員會也同樣要求環保署,不過環保署卻拒絕。讓立委劉建國痛批,行政機關面對重大爭議案件馬上變得不文明,「政府根本是在霸凌民眾和學者!」李建良也痛批,就是因為行政體系無法做到他該做的,才需要立法機關介入,他強調,「現在已經進入非常時期!」

行政聽證並無法律效力,它的作用在於進行溝通,因此也不會有什麼「決議」出現。李建良指出,由於行政機關可以將會議記錄作為進行行政處分前的參考,甚至當民眾不服行政處分時,也可依此作為證據,進行行政訴訟。所以一個完整的聽證過程對民眾有相當大的影響。

律師詹順貴則強調,這次的行政聽證並沒有按照程序進行,引此並不合法,「如果環保署以此為參考,進行審查並做出結論,那環評也是違法的!」

雖然工業局已結束一場「偽聽證」,但經濟委員會召委翁金珠表示,將會提議遊行政院再次召開行政聽證,田秋堇也強調,「行政程序法是總統公告的,我們只希望政府依法行政。」而李建良也表示,行政機關不應該害怕把事實攤在陽光下讓民眾了解。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