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屏東報導】鄰近海洋生物博物館的屏東縣車城鄉後灣村,和台灣許多現代化不足的鄉村一樣,面臨人口外移、產業凋敝的困境,但它也和台灣許多未被工業及發展摧毀的地方一樣,保留了自然的景觀和純樸的人文特色。只是在都市發展過度膨脹、資本必須尋找其它投資標的時,後灣村就和台灣許多地方一樣,陷入開發與生存的困境。

1991年海生館正式成立,設立之初曾向村民保證將會帶動地方觀光和經濟,同時也提供民眾相當多的回饋條件,只是在設立20年後的今天,村民確定:他們被騙了。所謂的遊客只不過是遊覽車一車一車載來又載走的「過路客」,這些遊客觀光遊憩的區域僅限於海生館,鄰近的後灣村跟它一點關係也沒有。

隨著近年開放陸客來台,台灣每個著名的觀光景點頓時湧入大量的人潮,當中也包括墾丁國家公園,以及後灣的海生館。看中了遊客數量的增加,京城集團陸續購買了海生館旁的土地,同時也向國有財產局承租了一部分,取得面積高達3.42公頃的土地,準備開發「京棧大飯店」。2007年京城集團進行整地作業,導致當地陸蟹死亡數量高達5千隻,點燃當地環保團體對開發的憤怒。

京城集團取得的土地包括村民的地方信仰中心──萬應宮、萬應宮旁0.88公頃的國有地,以及國有地保安林旁一大片的椰子林,這些椰子林底下,就是南台灣陸蟹的棲息地,這個陸蟹出沒的熱點,也是京棧大飯店的預定地。

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指出,在南台灣共有三個陸蟹棲息地,後灣、港口溪和香蕉灣,但因為港口溪及香蕉灣的棲地都遭到公路截斷,陸蟹必須橫越公路才能下海產卵,而高速行駛的車輛,卻毫不留情地將陸蟹輾斃。

洪輝祥表示,陸蟹產的卵,90%以上都成為水生動物的食物,換句話說陸蟹提供了鄰近海域的營養源,帶動了海域豐富的生命力。一旦陸蟹數量下降,海域的生命力也跟著減少,漁民的漁獲當然也隨之下降。

目前保護最完整的陸蟹棲息地,只剩下後灣的海灘,洪輝祥說,在這裡陸蟹不需要過馬路就可以到海邊產卵,繁殖成功比率是其它地方的好幾倍。但是這塊棲地也面臨開發危機。當地居民楊美雲說,雖然開發單位有提出保育計畫,但它們打算將陸蟹從現在的棲息地趕到萬應宮的位置,她嘲諷,「台灣除了白海豚會轉彎以外,陸蟹也會搬家!」

為了保育陸蟹,墾丁國家公園在兩年半前展開「給陸蟹平安回家的路」活動,以生態工法利用可再生材料(銀合歡段木)製作木橋來協助陸蟹跨越重重障礙,減少陸蟹洄游時受到公路邊溝與護欄的阻隔。不過這樣的做法令洪輝祥不解,「陸蟹怎麼知道要走木橋呢?」

洪輝祥指出,過去由於農耕需求破壞了墾丁國家公園內植被,為了恢復植被才引進大量的銀合歡。但它其實是一種強勢外來種,根部會釋放「含羞草素」,讓生長在它附近的其他植物漸漸枯死。因此不少地方的林相越趨單一,只剩下銀合歡。

「當初墾管處為了移除銀合歡,所以想出這樣一個『巧思』,將銀合歡砍下來之後作為陸蟹的木橋。」洪輝祥表示,但生長在香蕉灣陸蟹棲息地上的銀合歡,為陸蟹提供足夠的林蔭,其實也保護棲地的潮濕和陰涼,一旦砍掉它們,棲息地直接曝曬在陽光下,陸蟹將無法生活。對於墾管處沒有先經過調查研究,隨意以「自以為是的生態工法」來進行「保育」,洪輝祥直言,相當不科學。

雖然當地居民和環保團體希望保護後灣的陸蟹棲息地,但京棧大飯店的環境影響評估仍在2009年底有條件通過,其中條件包括「以2007年陸蟹調查所得之單位最大量為基準,持續進行陸蟹監測工作,若陸蟹數量降低至最大量半數以下,開發單位必需停止施工或營運」。只是這種粗淺的以全部數量作為施工與否的標準,沒有考慮不同種類的數量和生態價值。

目前京棧大飯店開發案因為涉及使用保安林、開發面積等問題,仍在營建署國家公園委員會進行審查,環保團體也希望能針對陸蟹保育、停工標準部分有更明確的規範。民國100年,陸蟹仍得為了生存與人爭地。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