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200668.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日本大地震,震出核安問題,台灣環保聯盟發起「我愛孩子、不要核子」大遊行。不少人攜家帶眷一起上街,而學生團體、台東反核廢料團體、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也到場表達反核立場,拒絕讓最弱勢的人民承擔核電的風險。

今年國小五年級就讀森林小學的詹小妹妹說,學校老師告訴他們這次日本地震後的核災問題,「台灣這麼小就有3座核電廠,其中2座還在北部,一旦出事跑都跑不掉。」詹小妹妹透過老師得知這次遊行,因此和父母做了許多海報標語,一起上街反核。

就讀台大社會所二年級的劉同學表示,核電廠的問題在於我們沒有足夠的技術和人力,這些宣稱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才,受的都是「一般狀況」下的訓練,但面對「不正常狀況」卻沒有應變能力。這次日本核災,證明相關部門只會辯稱「不正常狀況發生機率微乎其微」,卻沒有實際的應對方式,一旦發生意外根本無法解決。

台大社會博士班的魏同學也指出,由於核電廠本身組織分工相當綿密,每個環節間的聯帶相當緊密。「分工細緻是為了發揮最大效率,不過一旦出事,每個人只了解自己的專業,沒有人有能力掌控全局。」

劉同學認為,核電廠的相關政策,應該要在更民主的參與機制底下,充分讓人民知道訊息進而做出選擇。「但是台灣既沒有強大的民間團體作為資訊傳遞的平台,媒體又被財團和政府綁架,導致一般人只能接收片面的訊息。」

由於核電廠與核廢料都帶有高度危險性,因此往往選擇人少的弱勢地區作為設置場地。目前台電將屏東牡丹和台東達仁暫訂為核廢料最終儲存場址,這次反核遊行,台東反核廢團體也北上參與。

台東環保聯盟表示,台電將台東的達仁預定為核廢料最終儲存場址,而且不斷以補償金作為利誘,要讓當地居民同意。台東環保聯盟代表廖秋娥表示,但是當地明明是斷層地帶,根據『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儲存場址必需考慮地質因素,但是台電卻沒有說清楚他們將達仁選為最終場址的科學依據。

由於台電以回饋金作為交換條件,導致當地分裂成贊成與反對兩方,廖秋娥憂心,台電以這種手段分化反核廢力量,最後卻讓最弱勢的人承擔最多的危險。相較於台東,原本澎湖縣也被選為最終儲存場址,但在縣長堅決反對下,將預定地劃為自然景觀保留區。廖秋娥說,達仁不但是原住民傳統領域,也有史前遺跡,地方都希望縣長將它指定為自然景觀,但縣長卻不願意,縣長的態度讓居民很失望。

除了核電廠和核廢料儲存地周邊居民,這次日本核電意外,留下50名員工死守,外界給予他們最高的敬意,但這樣的消息卻也透露出,勞工做為第一線工作人員,必需承擔比一般人更多的風險。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劉念雲表示,當台電帶著記者進入核一廠參觀時,發給記者每人一個輻射監測器,「參觀者的警戒值是60微西佛,工人卻是600微西佛,足足是一般人的10倍。」劉念雲氣憤表示,可見平常的工作狀態下,工人就必需承受比一般人更多的風險,為了掙口飯吃,工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

「這次福島50壯士留守核電廠,外界不斷神化這50人,卻沒有去追問到底是怎樣的制度,讓他們得要在惡劣環境中工作。」劉念雲表示,就是因為勞工沒有權利選擇工作場域,政府才更應該強力介入,立法保障勞動環境,而不是讓勞工成為最先被犧牲的一群人。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