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110179.JPG 【記者呂苡榕屏東報導】位於鵝鑾鼻北方1.5公里處的砂島,是一道220公尺長、由珊瑚、貝殼、有孔蟲等生物碎屑所組成的貝殼砂凝聚而成的海灘。經過千年沉積形成的貝殼砂在南方耀眼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砂島並非屏東唯一擁有貝殼沙的海灘,多年以前車城鄉後灣村的海灘,也鋪滿了這些美麗的貝殼砂。

當地居民、同時也是保育巡守隊員之一的楊美雲說,5年前政府開始在當地進行護砂工程,「他們先把貝殼沙抽走,在鋪上水泥,然後不知道從哪裡運來鵝卵石和一些沙子,重新鋪回海灘上。」現在大部分的海灘看起來灰濛濛,透露著悲哀。

除了抽砂、換砂,政府也在沙灘上打上一整排的木樁,作為護砂之用,當地居民無奈,這樣的工程只破壞了景色,卻沒任何用途。另外在海岸邊建了一座涼亭和木棧道,就像全台灣的風景區一樣,木棧道突兀的站在海邊,與沙灘格格不入。

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指出,過去後彎向一個螃蟹張開兩個大螯,面向海洋擁抱海流帶來的能量。但是好多年前政府卻在後灣的左邊建了一道消波塊組成的堤防,破壞後灣本身蓄砂的功能,導致砂灘流失,也因此才有了後面這些荒誕的護砂工程。

楊美雲回憶,小時候上學,路程大約要走40分鐘,但放學卻得走一個多小時,「因為我們小候回家前會沿著海灘撿海菜和貝類,裝在空的便當盒裡,走一趟海灘,晚餐大概也都有著落了。」楊美雲說,但是這幾年海灘的生命力已大不如前,海邊的生物也少了許多。

與護砂工程大約同一時期,京城集團相中後灣村旁邊的土地,打算蓋起大飯店,讓前往海洋生物博物館的遊客能夠就近住宿。只是這個開發計畫,讓當地居民有些卻步,因為早在1991年海生館成立前,也曾經承諾將讓居民擔任解說員,提供工作機會,並且有不少回饋條件,才讓居民同意它的設置,並將位於海生館預定地上的祖墳遷走。

同為保育巡守隊員的鄭惠娟說,就連地方學校要帶小朋友去海生館作校外教學,之後再到後面海灘去做淨灘活動,海生館也不斷以「太危險」為由拒絕,讓居民感覺「海生館根本沒有讓居民親近海洋」。因此這次京棧大飯店的開發案,雖然也表示將會帶動地方經濟和工作機會,但居民卻沒有立即相信。

後灣村村長楊義豐表示,墾丁的夏都大飯店蓋好之後就把海灘圍起來當成私人遊憩區,他們擔心京棧大飯店未來也會把海灘私有化,以後居民將無法使用海灘。洪輝祥也擔心,京棧大飯店可能和位於屏東旭海的牡丹灣villa一樣,「飯店提供各種服務,而遊客也只需要在內部消費,根本不需要和外面的村落有連結。」

環保團體除了質疑京棧大飯店帶來的地方發展,同樣也質疑它的公平性。洪輝祥指出,由於後灣村屬於墾丁家公園遊憩區,因此規定開發單位必須負擔的停車場、綠帶等公共設施比例,但是京棧大飯店的細部規劃中卻沒有關於停車場的設置,反而打算使用海生館以及後灣村街道作為停車場,等於是拿居民的公共財讓財團始用。

另外京棧大飯店預定地的3.42公頃土地內包含了不可開發的國有地保安林,當環保團體質疑國有財產局出租保安林給財團使用時,國有財產局僅回應,若相關審查沒有通過,將不會與京棧續約。而京棧方面則辯稱保安林區域是整體規劃中的「綠帶」,並沒有違法使用的問題。由於保安林問題未解,因此京棧大飯店尚未通過國家公園委員會審查,讓居民暫時鬆一口氣。

看著美麗不再的後灣海灘,居民阿龍感嘆,墾丁國家公園成立後,整體發展方向走偏,飯店一間一間蓋起來、漁村一個一個商業化,這些旅遊消費模式看起來很熱鬧,其實卻讓當地人活不下去,開飯店的都是外面財團,當地居民只能賣地之後去幫人家掃地。加上許多工程破壞原有景色和生態,而後灣是僅存還保有部份特色的地方,因此他們真的希望後灣能夠走出一條不同的發展路線。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