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屏東報導】1982年,墾丁國家公園正式成立,總面積共計32631公頃,是台灣地區第一座國家公園。從春季開始,沙灘、衝浪、音樂季為熱帶氣候的墾丁揭開長達半年的派對序幕。熱鬧的墾丁大街、各有特色的旅館民宿,為墾丁帶來觀光效益,卻也破壞了當地生態資源。國家公園成立近30年,不少當地人開始反思,怎樣的旅遊模式,才能更永續的經營下去。

從小在屏東縣後灣村長大的楊美雲,長大後到外地工作,開過相片沖洗店、當過國標舞老師,9年前回到故鄉,在後灣開了一間特色民宿。「我父親日據時期受過教育,覺得留在故鄉沒出息,所以把土地租給別人當養殖場。不過後來養殖業不景氣,也沒有繼續做下去。」

回到故鄉後,楊美雲把過去作為養殖場的土地重新整理,買進新的沙土重新回填,把現在的民宿搞起來。問起她怎麼想回到故鄉,楊美雲說「我一直都想回來,所以兩個兒子長大後我就叫他們自己去生活,然後把店收一收,跑回來了。」不過毅然決然回故鄉打拚,也讓她和丈夫分隔兩地,「丈夫不想過這種生活,但我又想回來做點事,所以他留在高雄,我回到屏東。」

後灣村戶籍人口約500名,但實際居住在此的大約只有戶籍人口的6成,剛回到村裡,楊美雲說她想進行社區關懷等工作,但做了一段時間,最後都放棄。「最後我才發現,經濟活絡才是最重要的,先把經濟搞起來,才有資格談其它的。」

但是經濟該怎麼搞,卻也是一門學問,楊美雲說,「地方的人應該做自己的頭家,不應該讓外面來左右。」2年多前楊美雲在屏南社大接受生態解說員訓練,對於環境議題開始有意識,讓她開始思考生態旅遊的可能。近年來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打算輔導社區自主發展,因此她和幾個同好在去年一起組成了「車城鄉後灣人文暨生態自然保育協會」,準備承接墾管處的專案,協助地方。

與楊美雲同一期接受解說員培訓的鄭惠娟,本身是恆春人,因為認識了楊美雲等人,逐漸參與後灣環境議題的運動,鄭惠娟說,當地人其實逐漸意識到,環境的東西一旦消失就沒有了,所以許多地方都出現保育的行動,例如後壁湖附近居民推動劃設保護區,「裡面的魚回來以後,浮潛才有東西可以看,否則墾丁除了水上摩托車以外還能給遊客什麼。」

這群地方的解說員組成了巡守隊,每星期有兩天去巡守海灘附近,同時進行生態紀錄;另外有兩天從事淨灘活動。這幾年京城集團打算到當地蓋飯店,楊美雲等人憂心飯店破壞生態,重新走上大量消耗自然資源以求發展的老路,加上京棧大飯店在整體計畫上有不少違法之處,更讓楊美雲等人反對飯店的進駐。

雖然地方出現反對聲音,但是主管國家公園的墾管處卻與京城集團站在同一陣線,2007年京城集團進行整地,導致後灣陸蟹棲息地遭破壞,近5千隻陸蟹死亡,地方環保團體希望墾管處劃設保護區、進一步保育陸蟹,卻被墾管處以「陸蟹並非保育類動物、開發並無違反國家公園保育目的」為由拒絕。

鄭惠娟無奈的說,1982年墾丁國家公園剛成立時,當地居民和墾管處關係很糟,因為國家公園處處設限,限制了居民的經濟活動,而墾管處也一直沒有在保育和發展中間找到一條平衡的路。一直到近幾年,墾管處開始培育在地解說員,讓地方居民擁有環境意識,重視環境資源,並且讓這些資源成為地方觀光的特色。

「但是墾管處一方面培養我們當解說員;一方面自己允許生態被破壞,讓我們覺得它似乎人格分裂了。」鄭惠娟說,當年墾管處沒有針對陸蟹進行生態調查,導致開發案規劃在棲地上,現在知道了卻只想將錯就錯,真的讓居民很無奈。

雖然地方不乏支持開發的人,認為大飯店將能帶動地方經濟,但鄭惠娟質疑,「如果陸蟹都死光了,遊客來後灣到底要看什麼?」面對飯店進駐危機,楊美雲說,擋下京棧大飯店只是第一步,讓地方有自己的經濟活動,培養社區環境意識才是更長遠的路。而這段路,才剛起步。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