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260804.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都市更新是政府和建商玩的遊戲,他們才是下棋的人,我們一般老百姓只是被移動的旗子,想要拒絕都不可能。」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無奈的說。

去年秋鬥,指揮車上出現一個新興的組織,他們是「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那一陣子搭配國際花卉博覽會的熱潮,台北市推出「台北好好看」系列,提供各種方式讓建商獲得容積獎勵,因此台北市各處都掛起了都市更新的布條。但隨著政府加速民間自辦都更的腳步,各地的受害者也像雨後春筍一樣浮出檯面,讓人看見都更底下的不公不義。

彭龍三住在永春捷運站附近,家裡開了機車行,「我平常就修修機車,假日去租布袋戲回來看,日子很簡單。」彭龍三說,2005年聽說當地要改建,他覺得改建就改建,和自己無關,一直到建商開始在各處貼上拆遷公告,讓他又驚又急,「開玩笑我還活生生的住在這邊,他們說拆就拆,把我當死人啊!」

隔年4月彭龍三開始寫陳情書,「一開始根本不會寫,還是上網找個範例表格,把內容填一填就寄出去。之後政府單位回了公文,我就按照那格式再寫過去。」一來一往之間,彭龍三從一個手拿修車工具的黑手,變成一個緊握筆管和旗幟的抗爭者。

談起永春地區的都更案,彭龍三說,「我們根本是都更白老鼠!」都市更新條例在1998年公告實施,隔年發生921大地震,大部分的都市更新都用在因地震受損的區域,2000年永春地區被台北市政府劃為都市更新區,也是最早依都市更新條例進行更新的區塊。

但一直到2005年建商貼出拆遷公告,居民才驚覺有這件事。向相關單位要了資料查閱,彭龍三氣憤的說,當時開的說明會,居民只有4個人參加,其中2個人跟這塊區域一點關係也沒有,換句話說,說明會上真正的利害關係人只有2個,這種會也能算數?

由於當地有部分國有地,而國有地是一律參與都市更新,因此建商只需要獲得60%的地主同意即可。彭龍三說,許多人都和建商有私下交易,因此順利拿到這麼多同意書。「當地面積高達9千多坪,其中建商拿走5千多坪,加上2百多個停車位,扣掉建商的營建成本23億,它總共可以淨賺30多億。」也就是這樣的暴利,讓建商對於都市更新趨之若鶩。

都市更新中最讓彭龍三不服氣的,莫過於「權利變換」的部分。「權利變換就好像你本來手中有2塊錢,建商跟你說改建後可以變成3塊錢;但實際上改建後可以變5塊錢,而建商只給你3塊,剩下的由建商賺去。」

但因為整個估價都是不透明的,改建前後的價值都由估價師說了算,所以估價結果也可能是原本有2塊的價值,改建後只剩1塊。「結果我家當初買時花了1千6百多萬,改建後只剩8百多萬,價格腰斬一半。他們還說可能是我買貴了!」

偏偏整個都市更新的審議委員會中懂得估價的僅有寥寥一名,而這位參與審議會的中華民國不動產估價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前理事長所屬的事務所,承接了6成以上的都市更新案。「雖然審議會時他會因為利益迴避原則而走出會場,但是剩下的委員又不懂估價,到底能審什麼?」

持續抗爭至今,只剩下14戶人家與彭龍三並肩奮戰,不少黑道來跟彭龍三談條件,要他開個價錢,由黑道出面幫他和建商談,多的就算是黑道的「服務費」,但彭龍三一直沒有答應。「之前黑道找2百多人圍住這裡,我們報警警察只說『人家只站在那邊,又沒打你』,問題是難道我們被揍、被開槍,還得先趕快拍照存證後才能報警?」

目前建商已申請要求台北市政府代為拆除,而台北市政府必須先召開相關審查後再進行拆除。彭龍三說,這個地方的都市更新,只剩這最後一步,「前途堪慮啦」。折騰了這麼多年,彭龍三說,「對政府感到相當失望,他們既是下棋的人,又是有解釋權的人,我們只是參與的棋子。」如果走到最後拆遷,彭龍三只能選擇拿8百多萬的補償金走人,或者按照原位置分配,拿到一間室內僅有15坪的房子。

「本來自救會還有很多人,但都一個一個走了。我也可以去跟建商談高一點價錢啊,但如果我這樣做,我真的只能躲到天涯海角,不然沒臉做人了!」彭龍三說,從自救會到聯盟,他們並非只想解決個人問題,「出了問題的是制度面,如果要幫個案解決問題,根本做不完,所以我們想從制度面下手。」

隨著都市更新受害者越來越多,不少人到彭龍三的機車行聊天,聊著聊著他的人面也越來越廣;加入的夥伴也越來越多,彭龍三說,「大家都是為了公益,做這事又沒有錢,但這麼沒道理的事情,怎麼可以一直繼續下去。」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