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鍾阿雄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我現在很怕天黑,因為天黑就要睡了,一睡覺,不知道房子會不會被拆掉!」居住在永春捷運站附近、松山路342巷的陳廖素珠坐在樓頂,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

陳廖素珠是永春捷運站附近都市更新受害者之一,除了她以外,當地還有14戶不願參與都更的現住戶,堅持住在被建商用鐵皮圍起來的房子裡,包括忠孝東路五段旁的鍾先生一家人,和松山路上的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

28日一大早,建商又派工人到現場,準備將陳廖素珠住家後方的防火巷圍起來,讓陳廖素珠感到憤慨,「我們這邊還有人住,他現在圍起來,萬一失火怎麼辦!」為了阻止建商圍防火巷,陳廖素珠以死相逼,但建商代表卻回應她,「你就算跳樓我們也要圍。」

當天下午陳廖素珠上了住家的樓頂,「為了這個案子,我晚上都睡不著,之前有一次被警察包圍,現在做惡夢都夢到盾牌。」除了住家被建商強行拆除、出入口遭鐵皮包圍,建商更控告陳廖素珠「妨礙名譽」,雖然地方法院不起訴,但建商仍持續上訴,讓陳廖素珠承受極大的精神壓力。

為了避免建商趁無人在家時偷偷拆房,陳廖素珠要求兩個結婚的女兒搬回家裡住,「我女兒還有她的小孩都住這邊,現在防火巷圍起來萬一失火小孩往那邊逃!」

嘗試自殺已不是第一次,陳廖素珠說,她曾經一口氣吃掉醫生開給她的安眠藥,結果被丈夫緊急送醫後撿回一條命。這一次陳廖素珠則選擇以跳樓方式,控訴台北市都市更新過程中的種種瑕疵。雖然住在附近的彭龍三要求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的人來關心案情,但是都發局的人卻遲遲未到,最後在警消人員的協助下,才將陳廖素珠平安帶下樓。

除了陳廖素珠,住在靠近忠孝東路的鍾先生則是不同意都更,但是政府已發給建商拆除執照,最後在建商強行拆除下,整棟大樓僅剩他們一家人還住在那裡,其它樓層早已被建商拆毀,成為廢墟。鍾先生說,到附近進行訪調的學生,都戲稱他們家像「貓纜」,孤立的懸在空中。

鍾先生說,當初建商找他們進行協議合建,結果事後的內容與一開始的合約根本不一樣,「根本就像金光黨一樣,什麼都用騙的!」鍾先生氣憤得說,後來建商改走都市更新的方式,但是根本沒有和住戶講好,結果就先來斷水斷電、強行拆屋。鍾太太也表示,建商說他們是要來「服務」住戶,要幫他們蓋房子,「我們就不要他服務啊!」

鍾先生緊鄰忠孝東路的家,估價後僅值450多萬,附近居民都質疑,距離捷運站不到5分鐘路程的地段,居然只要450萬,根本嚴重低估,更不用說這些錢根本不可能到台北市其它地方買房子。

「那個時候水、電錶都被拆掉,我和我丈夫又都是殘障,根本沒水用,都是彭龍三每天提水來給我們。」鍾太太說,後來他們自行接上水電,一家四口繼續在這裡過日子,只是最近建商不斷放話,準備要強制執行,讓他們既憂心又憤怒。

對於永春地區都市更新造成居民企圖自殺事件,台北市都市更新處表示,市政府有派人前往現場關心,只是因為當時當事人情緒較激動,因此交由第一線警、消人員處理。加上這是肇因於實施者(建商)引發住戶的情緒反應,與市政府並無關係。而當記者追問住戶質疑市政府為核發發拆除執照給建商,都發局則回應,建商依法申請且一切合法,因此市政府也依法核發,並沒有什麼問題。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