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屏東報導】築堤蓋壩攔截水資源,一直是台灣十多年來的水資源既定政策。水庫與用水來源輕易的劃上等號,造成用水需求的一方,與反對水庫的另一方長久以來的對立。21、22日民間舉辦「全國河川NGO會議」,提出極端氣候下新的水資源思考模式。

八八風災之後,為了確保工業與民生用水,導致1萬9千公頃的農田被迫休耕,原本已經停擺的水庫計畫,再度死灰復燃。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台灣山區能夠蓋水庫的地點本來就不多,加上集水區水土保持不良,河川疏砂量極大,導致水庫嚴重淤積。光是八八風災一次,就讓曾文水庫增加9千萬立方公尺的淤積,換句話說再來5次等量的砂石,曾文水庫受命將結束。

雖然台灣豐水期間原水濁度過高,加上水庫淤積速度過快、受命太短,顯見台灣地形並不適合以水庫方式蓄積水資源。但是水庫興建仍未停歇,爭議不斷的雲林湖山水庫已動工,而新竹尖石鄉的比麟水庫還在規劃。李根政質疑,在水資源匱乏的年代,水庫興建根本無法及時解決水荒,但一座水庫動輒數百億,這些經費難道不該用在更有效益的節水政策上嗎?

國際研究也已證明,節水帶來的效益,遠比水庫更高。李根政舉例,目前正在進行的吉洋人工湖,必須耗費161億的成本,但每天只能供應14萬噸的水源。但實際上以改善漏水率和增加家庭、工業污水的回收使用,就可以達到增加水資源的功能。

李根政指出,台灣的漏水率高達30%,比世界平均18%高出許多,以自來水年供水量40億噸來計算,每年漏掉的水超過10億噸。對此水利署長楊偉甫回應,由於過去漏水問題權責單位是自來水公司,而自來水公司因為虧損5百多億,所以沒有資源去進行,楊偉甫表示,目前水利署決定使用公務預算來執行改善漏水問題,未來應該可以改善漏水率。

另外台灣家庭廢污水的回收率是「0」,且台灣目前的工業廢水回收率大約50%,相較之下,日本和德國的回收率直逼90%,只要台灣能夠達到90%的回收率,一年將可節省8億噸的水量。

工業發展也造成水資源缺口不斷擴大,例如南科預估還需增加每日16萬噸的用水量。比麟水庫則是為了竹科用水。台南社區大學自然與環境學程召集人黃煥彰表示,水資源可以這樣濫用,問題出在「水價」。台灣水價比起國外城市便宜許多,工業開發不擔心成本問題,導致工業開發無限擴張。

美濃農村田也學會理事溫仲良也指出,當大家感受到水資源匱乏時,就會碰到工業發展耗費過多水資源的問題,而這就會落入一個套套邏輯,當我們無法不要工業發展時,就同樣無法不供應這些開發水資源。

但是世界各國的工業開發早已邁入低耗水時代,產業政策的調整成為政府應該思考的議題。溫仲良表示,台灣的水利單位或許應該思考,目前水利單位無條件的為工業不斷找尋水資源來源時,「會不會是一種開門引虎的做法,讓這些高耗水的工業持續坐大。」

溫仲良也強調,由於台灣平均水價不到10元,根據2008年的統計,中國平均水價約17元,新加坡水價則超過40元,日本和英國則高達61元。而台灣水價過低,但平均一度水的開發成本卻接進20元,也因為價格無法反映成本,才會導致工業或民生在用水上都不夠節省。

溫仲良建議,台灣應該實施差別水價制度,用水大戶必須負擔較高的水價,因為大型水資源的開發相對也有較多的成本支出和安全問題。高雄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則表示,澳洲昆士蘭曾經執行差別水價,在乾旱期間一天只開放民眾使用140公升的用水,一旦超過這個數目,水價就必須增加,這樣的制度讓當地人養成了節水的習慣,即使差別水價取消後,當地居民仍然維持節約用水的生活方式。

民間團體強調,一旦水資源成本能夠反映在價格上,民眾將會自行調整生活方式,而企業財團也必須在考量成本效益下,依靠自己的能力獲得水資源,而非不斷依靠政府供應便宜用水。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