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每年農曆7月的客家義民祭即將展開,而祭典中備受矚目的,就屬百斤神豬比賽。但看似熱鬧的神豬比賽底下,卻是豬隻痛苦的一生。這些祭祀用的神豬,往往經過長達2、3年的強迫餵食,不但身形肥胖、無法行動,而且一身是病。

雖然動保團體不斷呼籲廢止以虐養方式飼養神豬,但總被寺廟以「宗教自由」、「客家傳統」等理由拒絕。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10日召開記者會,公佈神豬虐養錄影帶,並且邀請客家耆老到場表達反對意見,呼籲義民祭典應回歸精神核心,而不要只重視形式。

義民祭起源於清朝時期,林爽文和朱一貴分別起身反清,並從中部與南部分別往北部進攻,當時清兵潰敗,客家與漢人聚落紛紛組織民兵對抗。新竹與苗栗一帶的客家庄民兵,順利阻止林爽文與朱一貴的攻擊,保護了家園。後來客家庄的子弟感念這些民兵的犧牲,因此建立義民廟,專門供奉他們。

原本以感念義民犧牲為主的祭典,近年來出現「神豬比賽」,這些重達1千台斤的豬隻,透過慘忍的強迫餵食方式,讓牠們增加體重,也因為要讓豬不斷增肥,因此限制牠們的活動自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拍攝的影片中指出,這些豬一餐被強迫灌食30至40台斤的飼料,同時關在狹窄的籠子,只能翻身無法站立,許多豬在餵養過程中死亡。而養成近千斤的豬,不但內臟變型,而且癱瘓、全身是病,即使能順利活下來,也得面對在祭典上被割喉放血致死的恐怖命運。

由於過去動保團體不斷要求義民祭廢止神豬比賽,但卻遭到不少寺廟以「宗教自由」為由拒絕,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為了瞭解神豬比賽究竟是不是宗教習俗的一部分,動物社會研究會針對全台56間義民廟進行訪談,其中有效訪談43家,發現有進行神豬比賽的僅佔18%。另外22間義民廟雖有全豬祭祀,但無進行比賽,而剩下13間廟則無全豬祭祀儀式,可見神豬比賽並非義民祭的必要儀式。

本身也是客家人的朱增宏表示,自己的家裡也領調參加祭祀,而整個庄1200多戶的人家,僅有120戶要參與神豬比賽,且這些家戶都是一些地方政治人物,可見神豬比賽已經成為政治人物或地方頭人相互競爭的面子大賽。而這些拿來比賽的神豬,則由專業養豬戶飼養販賣。

聯合大學客家研究所林本炫也表示,豬隻獻祭不論在漢人或客家族群中都很常見,「所有的社會中,都會以最珍貴的東西進行獻祭,早期農業社會,豬肉不容易獲得,因此一般人用豬肉來祭拜神明。」而在祭祀中加入比賽,原本是為了提升祭典的趣味性,但是並非宗教信仰的一部分。

林本炫強調,最初大家都是用自然的方式來養豬,但這2、30年間,義民祭才開始出現以非自然方式餵養的狀況,加上許多寺廟為了將自己行銷出去,反而深化這些比賽神豬的儀式,但實際上客家義民祭的核心並非神豬。

兩河文化協會理事長姜信淇也指出,客家族群祭拜義民的儀式中,最有特色的其實是「挑擔供飯」儀式,「以熟食祭拜,代表人與受祭拜者之間的關係很緊密,而這樣的祭拜方式,是客家族群特有的文化內涵。」不過現在的祭典,卻已經失去原本的精神,反而只著重在神豬比賽等形式上。

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由於餵養過程慘忍,且往往導致豬隻生病、死亡,朱增宏指出,這些飼養神豬的養豬戶其實已經違反動護保護法,雖然動保團體曾將養豬戶名單交給農委會,但是相關單位卻沒有進行執法。朱增宏也強調,神豬比賽並非宗教儀式的一部分,因此也不該適用動保法中「宗教祭祀排除在『人道屠宰』規範外」的條款,即使要以豬隻祭祀,也必須先致昏迷後再宰殺。

對於客家族群和動保團體聯合反對神豬比賽,畜牧處處長許桂森表示,因為這些行為是民俗文化,所以是否有虐待動物很難認定,但站在動物保護立場,畜牧處並不贊成神豬飼養。因此畜牧處也有與地方政府溝通,要求宣導改善「強迫餵食」等飼養方式。

許桂森也強調,若有民眾認為有虐待動物的狀況,可以先蒐證在由動保員去進行檢查,但他也表示,這些行為已經長達2、30年了,短時間內很難改善,只能慢慢勸導。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