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文林苑都市更新強拆王家即將屆滿半年,但事情至今尚未落幕。王家現場激烈衝突甚至越演越烈,5日學生與現場工人更發生嚴重肢體衝突,造成2名女性遭到工人拉扯頭髮在地拖行。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也在傍晚前往台北市都市更新處陳情抗議。但6日文林苑實施者樂揚建設與工人召開記者會,反控學生數十人包圍工人,影響工人保養機具的例行工作程序。雙方紛爭不斷,但公權力始終袖手旁觀。

6月開始,文林苑的工地便開始不安寧,每日斷斷續續的突發衝突,讓駐守在王家的聲援者們身心俱疲。5日下午文林苑拒遷戶王家現場,因工人啟動怪手企圖施工,引發學生驚慌,並以肉身跳上怪手要求司機關掉機具。但怪手非但不肯熄火停工,更將機器以仰角45度方式向後傾倒,讓上頭的學生陷入險境。

周圍的學生與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成員也急忙上前要求怪手趕緊熄火,不要造成人員傷亡,不過怪手司機不為所動。而在一旁的文林分局警員卻僅是以錄影機蒐證,並未主動制止怪手司機的行為。在學生強力要求下怪手司機終於願意熄火,而工地工人則上前企圖攻擊聲援者,引發後續學生與工人的肢體衝突。

衝突期間,工人抓住前來聲援王家的林小姐頭髮,並兇狠的來回撕扯她的頭髮,並且大喊,「不要以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打你!」之後在學生阻止工人暴力行為後,工人再度抓住另一位梁小姐的頭髮,用力往地上拖行,造成梁小姐頭皮疼痛,而梁小姐也在前幾天的衝突中被工人以環抱胸部方式脫離,這次再度受傷也讓梁小姐相當氣憤。

EDD_2975  

梁小姐說,「我們這邊這們多女學生,但是工人卻是不分青紅皂白就施暴,之前以襲胸方式攻擊我,我已經向地檢署按鈴申告,就是希望能夠讓工人警惕,不要隨便對女生亂來,沒想到隔一天又在被攻擊。」

之後工人終於被學生和警方拉開,受傷的兩位女性也攙扶到一旁休息,但員警並沒有將施暴工人立即帶走,而工人甚至揚言要控告聲援學生和聯盟成員傷害,也讓聯盟成員憤怒,施暴者竟然敢先聲奪人,而警方為何坐視現場衝突卻不立即將人帶離,根本有瀆職疑慮。

之後聯盟也隨即前往台北市政府都市更新處抗議,要求市政府面對暴力都更必須積極介入,但都更處總工程司張溫德僅表示,由於文林苑案子已屬建管處業務範圍,都更處僅能要求建管處依法加強工地監督,至於是否能依都市更新條例中規定,實施者因「業務廢弛」造成都更程序延宕而由公部門接手管理,張溫德強調,樂揚建設有努力的進行工地管理,因此不算業務廢弛。

只是這樣的解釋讓聯盟更加氣憤,認為樂揚建設要求工人每日不斷以施工方式騷擾王家和聲援學生,但都更處卻認定這是「努力做好工地管理」,根本是默許建商的暴力行為。

至於建管處則直言,由於工地現場的衝突並非因為「施工行為造成的人員傷亡或是財產毀損」,因此建管處無法依法介入。建管處副總工程司邱英哲坦言,由於目前雙方土地所有權與工地管理權問題相互扞格,而法務部責任為這屬於私權糾紛,應透過民事訴訟釐清,因此他也建議雙方針對這點提起訴訟,讓產權爭議有結果。

邱英哲也表示,現場學生每天與工人發生衝突,但真正該負責的建商卻躲在背後,「其實很不負責。」而且萬一造成人員傷亡,互相提起傷害告訴,對於文林苑一案並無幫助,因此趕緊釐清產權問題才是正道。

393399_393381457395024_1470195640_n  

只是民事訴訟曠日廢時,且當事人必須承擔龐大的訴訟費用,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直言,加上訴訟期間不影響都市更新進程,換句話說即使提告,樂揚還是會持續進行都更的相關工程,對於短期內解決現場爭議並無幫助,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研究員陳虹穎也強調,由政府組成專案小組解決三方爭議,才是積極處理的方式。

不過對於聯盟和聲援學生指控工人施暴,樂揚建設與工地工人也在隔日召開記者會,強調現場明明是數十個學生團團圍住2名工人,樂揚建設經理戴昇益表示,工人其實只是想要保養機具,把怪手的履帶作維修動作,完全沒有動工意思,學生卻衝上前來攻擊工人。36戶同意戶自救會會長謝春嬌也強調,工人只是聽命行事,來工地工作求一口飯吃,請學生不要為難工人。

雖然樂揚方面強調工人的勞動權益,但工作傷害受傷者協會專員賀光卍強調,按照勞基法,雇主有義務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讓工人免於遭受傷害,他表示,今天都市更新的施工現場,根本是一個非典型的工地場域,在這裡王家人與聲援者有權力主張他們的訴求,而建商則是會要求工人聽命行事,雙方的出發點互相矛盾,反而讓工人被壓在衝突的最前線。

「在都更現場雇主無法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依法勞工其實可以拒絕上工,而且雇主依然得要支付薪資。」賀光卍強調,今天工人應該要去反問雇主,為什麼不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場域,向雇主主張自己的權益。

聯盟成員黃慧瑜也直言,今天演變成學生和工人的對立,其實只是一個假的議題,因為如果沒有背後雇主要求,工人也不會這個樣子,「但是如今放任同意戶和工人在現場學生對立,根本與他們高喊的『想要趕快回家』訴求背道而馳,聽起來反而讓人覺得格外諷刺。」

而對於雙雙方糾紛不斷,黃慧瑜也無奈,由於現在同意戶和王家之間的誤解已深,因此當衝突嚴重、學生遭工人攻擊時,同意戶反而在旁邊拍手叫好,雖然聯盟還是希望在雙方互相尊重的基礎上理性溝通,「我其實很擔心,事情搞到最後,當仇恨與傷害持續加深的狀況下,最後不再有人想要回到這個地方,而這是都市更新真正恐怖的地方,讓無形的情感遭到徹底的撕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oey 的頭像
zooey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