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土地徵收引發農民抗爭,二度北上夜宿凱道抗議,雖然行政院長吳敦義曾在7月時承諾將與民間團體針對土徵條例進行華山論劍,不過實際上立法院卻以相當草率的方式,讓土徵條例修改草案逕付二讀,而不打算逐條討論。14日本會期即將結束,民間團體憂心土徵條例修法將草率過關,因此7日前往立法院前抗議,要求藍綠兩黨審慎回應人民訴求,仔細修法。

目前的土徵條例由於缺乏對於徵收合理性與必要性的完整定義,加上民眾參與過程薄弱,因此只要遇上「重大公共建設」,人民土地只能遭到掠奪。灣寶居民張木村痛批,過去大埔徵地,是因為鄰近的群創公司有用地需求;而中科四期土地徵收,則是因為友達要設廠,但當初說可以帶來多少繁榮、多少工作機會,要求農民為了開發犧牲,如今卻證明根本沒有用地需求。張木村痛批,這些徵收根本缺乏公益性和正當性。

大埔居民葉秀桃也憤怒表示,這個毫無必要性的徵收,讓朱家阿嬤犧牲的性命,但是整個徵收過程,公民參與的機會很少,根本沒有發言的位置,最後只能接受土地被徵收的事實。

土徵條例漏洞百出,導致全台各地徵收案漸浮濫,去年民間團體、法界人士共同催生了賭徵條例修改草案,也要求立法院儘速進行修法,但翻開行政院版本的草案,唯一不同的只有增加了「市價徵收」,其他內容宛若新瓶裝舊酒,一點也沒變。

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土地徵收剝奪了一般人的財產權和工作權,因此在動用土地徵收手段前,必須符合6大要件,包括:法律規定、公共利益、必要性、比例性、最後手段以及完全補償。徐世榮直言,「但官方版本只符合了法律規定,其它5項要件都沒有符合。」

另外雖然行政院的版本打算以市價徵收方式提高補償金額,但實際上仍無法解決源頭浮濫徵收的問題,且實際上市價徵收只是掛羊頭賣狗肉,政大地政系教授林英彥指出,價格與價值並不一定劃等號,因此需要專業人士來進行評估,將價值轉換成價格。但行政院提出的版本卻排拒了專業估家師,「問題是公部門的估價是不可信任的,它們並不會考慮相對性的差異對價格造成的影響,只把同一區域的土地都估上同樣價格。」

全國不動產估價師公會聯合會理事長陳諶也強調,估價師做為公正客觀的第三者,才具有公信力,加上如果雙方對於估價結果不滿意,也可以依法提出申訴。「但是政府卻以估價師人數太少、無法配合徵地期程和可能高估價格為由,將估價師排拒在外。」依照行政院的版本,土地市價完全由政府單方面估價,就算民眾不滿提出異議,裁量的也是政府單位,陳諶批評,政府的做法根本是球員兼裁判。

浮濫徵收讓優良農田逐漸變成建地,台灣的糧食安全也嚴重受到威脅,林英彥表示,中國每人平均持有耕地為0.1公頃,而台灣人則是0.04公頃;開發中國家平均1公頃耕地養活4人,但台灣卻是1公頃得養活25人,林英彥表示,雖然政府認為進口糧食可以解決問題,但是泰國水患重創糧食生產率,台灣還買的到糧食嗎?

竹北84歲的老農謝見祥也怒斥,竹北、二重埔、竹東都是優良農地,但是卻一直遭到徵收,「未來我們要吃什麼?」謝見祥痛罵,浮濫徵收導致人民吃不下也睡不著,這樣的政府究竟在做什麼!

由於憂心這份「新瓶裝舊酒」的土地徵收條例將會輕易過關,台灣農村陣線與各地農民也將在12日晚上重回凱道,並於13日開始將前往立法院前靜坐,徹底監督立法院修法過程。農民怒吼,土徵惡法若不修改,絕不罷休。徐世榮也呼籲,當各黨都以「公平正義」為競選口號時,應該拿出具體的力量,好好修改土徵條例。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