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台北市議員應曉薇日前遭民間團體揭露在市議會質詢時鼓勵台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以灑水方式驅趕萬華地區遊民,引發各界爭議,挨批太過粗暴,25日應曉薇前往萬華龍山寺前舉行記者會,表示當天發言遭斷章取義,她願意與民間團體面對面加強對話。不過當天記者會應曉薇面對媒體發言後便離去,其他民間團體則遭到當地里長與居民嗆聲,質疑他們並非本地人,如果有愛心就把遊民帶回家住。

失言引發爭議的應曉薇晚間8時在龍山寺前舉行記者會,在當地里長的加油聲中聲淚俱下的向社會大眾道歉,應曉薇表示,「我說錯了,但我真的沒有要人向遊民身上灑水。」她也強調,當地居民因為遊民問題不堪其擾,「他們的人權在哪裡?他們的心酸你們知道嗎?」

應曉薇表示,在萬華地區,今年1月至12月統計,就有高達85件吵架滋事的申訴,其中還包括吸毒、騷擾女子等,「遊民有收容所不去,他們就在這裡喝酒鬧事,我愛這個地方,我不希望看到它墮落!」

另外應曉薇也解釋,當天其實只是在質詢結尾,想用輕鬆一點的方式化解現場的緊張氣氛,因此隨口說了一句玩笑話,沒想到被民間團體過度放大。應曉薇表示,民間團體與其斷章取義,還不如加入她的行列,為遊民爭取更多權益。

應曉薇也解釋,目前公園路燈管理處的灑水清潔時間是早上7點與晚上8點,民間團體拍到的晚上11點灑水,應該是有人臨時通報管理處才進行清掃。不過當地遊民反駁,這一個多月每天晚上灑水3次,故意不讓大家好好睡覺,而且許多人身上都被噴到,當代漂泊執委郭盈靖也反駁,市議會質詢稿中清清楚楚寫了市議員要求將晚上8點改成11點。

且應曉薇雖表明要與民間團體面對面溝通,但長期關心遊民權益的當代漂泊卻完全沒收到通知,讓人質疑溝通誠意,對此應曉薇反駁,「我都把消息放在網路上了呀!」

雖然民間團體未到場,但現場仍聚集許多經由網路號召,前來聲援遊民人權的學生,學生高喊「曉薇灑水去、遊民無處去」等口號諷刺應曉薇的作法毫無弱勢關懷,不過現場學生立即遭到里長與當地居民包圍,里長及居民團團圍住學生,並且怒斥「你們住在這裡嗎?」、「你懂我們的痛苦嗎?」、「你們這麼有愛心,怎不把遊民帶回家住!」

當地里長抱怨,露宿萬華的遊民有好幾百人,由於遊民會睡在商店門口,影響附近商家做生意,「加上遊民會隨地吐檳榔汁、大小便,把環境都搞亂了。而且遊民也會有些犯罪行為,嚴重影響當地治安。」里長強調,我們在地里民不允許遊民破壞當地的安全。至於應曉薇鼓勵管理處灑水驅趕遊民惹爭議,里長也展現支持態度,強調當地里長不分藍綠一致力挺應曉薇。而應曉薇也強調她會繼續在議會力推「遊民輔導自治條例」,「再大的阻力在前面,我不會退縮!」

雖然應曉薇力推「遊民輔導自治條例」,但民間團體對此卻有不同看法,今年代表人民老大算障團參選中正、萬華區立委的周志文表示,目前「遊民輔導自治條例」草案中關於福利部份歸到社會局,就業部分則丟給勞工局,根本是一個踢皮球草案,「問題是現有的社福和就業協助,光是要協助一般人都很困難了,更何況是遊民,因此這樣的草案無法具體解決任何問題。」且因為「遊民輔導自治條例」沒有施行細則,所以政府也無法依此去編列預算,結果即使想要增設收容中心,也會面臨無經費支援的窘境。

周志文強調,遊民當其中極大比例屬於失業者,政府應該去解決產生遊民的原因,而不是把遊民排除在外。同時調整目前就業輔導的機制,讓中高齡失業者能夠充份就業。

另一方面,社會福利政策的失靈,也是導致遊民產生的原因之一,郭盈靖指出,許多遊民無法申請中低收入戶證明,這些人被排除在社會福利體系之外,因此只能選擇流落街頭。而周志文更直言,根本得要家破人亡、而且活的夠久,才有可能申請的到。周志文強調,公部門擔心資源遭到濫用,因此訂下極高門檻,結果導致有需要的人也用不到。

雖然依法各地縣市政府必須有自定輔導遊民的法令條文,但是中央將解決遊民問題的權則丟給地方,導致城鄉資源不均,各地遊民輔導狀況也不一。「例如台南和台中,雖然名列五都,但資源不足,因此醫療、就業等支持系統也相對不足。」郭盈靖說,但就連台北市,收容所床位也不足2百,冬天根本都是滿床狀態,台北市7、8百位遊民,大多只能選擇露宿街頭。

郭盈靖強調,以現今的就業狀態,許多人都是遊民高風險群,解決遊民問題,需要跨部會的討論,在福利政策、就業等面向共同討論,而不是在龍山寺前叫囂,更加激化當地里民與遊民的對立。

算障團成員蔡先生也直言,當地居民將萬華的沒落怪罪到遊民身上,但實際上西區的沒落與整個城市的發展有關,遊民卻成了代罪羔羊。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執行長鍾君竺則表示,議員握有政治資源,應該成為一般民眾與遊民間溝通的橋樑,解決社會對於遊民過度污名化的問題,而不是在各有歧見的狀況下擴大雙方的誤解。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