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27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八里台北港特定區預計進行區段徵收,只是當地仍有兩戶人家期待能夠原地原屋保留,讓他們持續以農耕方式過生活。對於民眾的期待,新北市地政局提出配套方案,以劃設農業專用區或者公有農地放租等方式,儘量讓居民維持一定的方活樣態,不過城鄉局卻認為,目前台北港計畫已經進入動工階段,除非有政策性指導,否則難以變更設計。

只是原本應該是改善居民生活環境的都市計畫,最後卻演變成被迫讓原住居民搬離居住地的清除計畫,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副教授廖本全痛批,台灣的都市計畫根本是掃蕩式的都市計畫,且都市計畫早已供過於求,可見這些規劃並非為了改善民眾生活,單純只是為了釋放土地讓建商進行炒作。

居住在八里台北港特定區基地上的張萬益與汪菊,一個依靠的是園藝,一個則是務農維生,面對徵收,兩家人都希望可以保留自己的生活方式。不過因為張萬益與汪菊的家都屬於違建,因此無法原地保留。

新北市地政局專委王聖文表示,張萬益的房子當初申請建照卻沒有蓋好,拖到過期後才建成,且後來實際蓋好時樓地板坪數早已超過一開始申請坪數的4倍,「基本上是一個實體違建,即使不因為土地徵收,它也得被拆掉。」

雖然張萬益在2007年時向八里鄉公所申請復照,但鄉公所表示得送「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審查,而張萬益也未再向新北市提出「都市設計審議」的申請,因此始終沒有獲得合法建照。

從建築相關法規來看,張萬益的家的確違反了法令規定,也是一個該被拆除的違章建築,但實際上2007年時台北港特定區的都市計畫已經成形,而張萬益的家則座落在綠地預定地上頭,換句話說,即使張萬益願意把違建拆除後重新申請建照,但在「都市設計審議」這一關也不會通過,因為他的土地早已成為公共設施預定地,但張萬益本人並不知情。

另一邊的汪菊,由於改建的房子是在1992年以前整建,因此還可以領到查估價格7成的救濟金,以及5成的自動拆遷補償,不過汪菊堅持不自動拆遷,因為她希望能夠留在原地繼續務農。

而對於居民期待能繼續以農耕方式生活,王聖文無奈表示,新北市政府會在合理合法的範圍內儘量協助,之前4月當地自救會召開記者會後,地政局也開始思考是否有劃設農業專用區的可能性,或者也可以提供八里地區公有農地讓他們承租,「房屋保留比較困難,因為正好位在公設上,但是他們希望繼續務農,我們也會儘量想辦法。」

只是能否劃設農業區還得城鄉局進行設計變更,對於是否畫出農業專用區,新北市城鄉局總工程司王敏治直言,原則因開發而進行區段徵收都是配回建地做補償,如果還想務農,也可以賣掉建地去其他地方買農地,而且建地價格與農地是天壤之別,購買農地並非難事。

「如果要劃農業專用區,還要看整體需求大不大,以及是否會影響台北港特定區開發進度。」王敏治表示,畢竟整體開發預計在2年後完成,台北港核心又是市政主力推動的重點。要讓台北港核心區開發,必須先釋出土地,才能吸引建商進來。他強調,「如果是市府裡有指導,才會變更。」

都市計畫卻面臨原住居民希望保持生活方式,當記者問到,城鄉局最初在進行設計規劃時,是否有針對當地居民的生活樣態進行調查,再依照居民生活習慣進行規劃,王敏治坦言,一開始規劃時並沒有顧及到每個人的需求,而地方說明會上比較多也只聽到民眾對於規劃內容的意見,居民想要原地原屋保留並繼續務農,反而是在建物查估時才遇到的問題。也就是說,都市計畫的設計一開始就排除了原住居民保留原本生活方式的可能。

面對城鄉局的回應,廖本全忍不住痛批,台灣的專業規劃人才早已忘記都市計畫的初衷,反而只會把工作有效率的如期完成。廖本全強調,都市計畫法第1條就表明,「為改善居民生活環境,並促進市、鎮、鄉街有計畫之均衡發展。」因此「改善居民生活」應該是都市計畫最主要的目的。

「另外第15條也規定,擬訂計畫時必須提出當地自然、社會及經濟狀況之調查與分析。」廖本全說,因此法規中早已規定,在進行規劃前就應該瞭解原住居民的生活樣態,並且思考如何改善他們的生活方式。

但實際上台灣的都市規劃卻是「掃蕩式的都市計畫」,透過專業規劃者設計出「自以為的烏托邦」,要求原住居民心甘情願且心滿意足的接受,廖本全諷刺,就好像住進規劃者設計的房子裡,大家就真的會幸福快樂一樣。而無力接受的人則被迫離開原住地,結果原本「改善居民生活」的理想卻根本沒有達成,「根本是一種都市專業的恐怖主義」。

失去核心價值的都市更新,僅僅成為一種改變都市面貌的工具,廖本全直言,我們的都市設計只是一些「無人的設計」,如何改善居民生活也變成專家說了算,「但這樣的規劃思維,根本是1940年代的想法,現在的都市規劃早已走向『參與式設計』的模式,由居民成為規劃的主體,說出他們對生活的想像。但台灣的都市計畫卻還在原地踏步。」

規劃的技術應該是為了民眾服務,透過技術實現一般人對於生活的想像,但台灣的都市計畫卻本末倒置,對此廖本全感嘆,因為台灣的規劃專業一直都在為當權者服務,所以只著重技術層面,反而失去了人性。

面對台北港特定區將因為都市發展而迫使原住居民離開原有的生活,廖本全直言,台灣的都市計畫早已供過於求,都市可容納人口也已經超過實際人口,2000年時的都市計畫人口數高達2400萬人,足以讓全台灣的人都住在都市裡頭。「現在台灣需要的不是都市計畫,而是回頭檢視都市計畫出了什麼問題。而許多新訂的都市計畫根本應該暫停執行。」

廖本全直言,當都市計畫早已過渡膨脹,政府卻不願停下來檢討,可見這些都市計畫根本另有所圖,只是為了釋放便宜土地,進行另一波炒作罷了。只是在土地開發與炒作的遊戲底下,許多原本居住在當地的居民,卻得被迫離開自己的家。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