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台東美麗灣大飯店雖然在今年初陸續遭到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判決「環評無效」與「停止開發行為」,但失去環評結論的美麗灣非但沒有率先拆除現有建物,台東縣政府更是在62日舉行美麗灣開發案環境影響評估「第6次」專案小組審查,讓許多反對美麗灣開發的民眾到場表達不滿。只是沒想到當初表達意見的民眾,卻陸續接到「侮辱公署」和「妨礙公務」的約談通知書,要求到案說明。10日環保團體舉行記者會,聲援這些遭約談的民眾,並痛斥台東縣政府踐踏司法之餘,還箝制人民言論自由。

當天參與環評的成功大學學生李品涵表示,因為之前就已關注美麗灣議題,因此趁著空閒前往環評現場瞭解狀況,「但是那天主辦單位一下子說不是環評、是公聽會,一下又說給民眾發言,程序相當混亂。」李品涵說,業者進行簡報的內容,彷彿美麗灣大飯店還沒蓋好一樣,但實際上美麗灣大飯店的建築物早已矗立沙灘上頭,這樣的環評內容只讓人感到荒謬。

地球公民基金會成員蔡中岳也強調,在行政法願早已有所判決後,業者就算要再送環評,也應該事先自行拆掉已成違建的建築物,再重新送環評、重頭來過,「而不是『第6次』專案小組審查。」

回憶起當天情況,李品涵說,當部落族人林淑玲發放相關資料給環評委員時,許多支持美麗灣的群眾高喊要把她拉出去,之後幾個警衛也進入會場準備將林淑玲帶走。而當她站起身大聲質疑為何已經有建物還可環評時,附近支持的民眾也高喊要警衛將她帶離會場,隨後她也遭警方強制驅逐出環評會議中。

「最恐怖的是,當我被帶出場外,媒體被隔絕在會場之內時,警方不但不願和我溝通,甚至有越來越多警力將我團團圍住。」李品涵說,好不容易當她強調自己可以步行離開,也準備自行離去時,卻有其他貌似指揮官的人跑過來高喊「不能讓她走,帶回警察局。」甚至有人要求「上手銬」。

「為什麼一個只是大聲質疑的公民要被這樣對待?」李品涵質疑,反對美麗灣大飯店的人並非不要讓業者進行開發,而是這項開發的過程中充滿太多問題,包括業者對待附近原住民及其傳統領域的態度,都讓人質疑這樣一個開發能為當地族人帶來什麼益處。「可是今天地方政府卻是不惜動用警察資源為業者護航!」

另一位在10日下午將前往接受約談的台東攝影藝術家,則是因為仿造中國當代藝術家艾未未的形式製作「中指,美麗灣」影像而被以「侮辱公署」名義遭約談。林國勳以書面方式表示,「他是應台東警局之邀,去進行專題演講」,他也強調,除了闡述美麗灣違法的相關理念之外,他將一概行使緘默權。

對於警方約談反對美麗灣的民眾,原住民部落行動聯盟成員伍杜米將也痛斥,警方以「妨礙公務」和「侮辱公署」為由約談,但是全台灣有多少開發引起人民反感,現在是否要將所有提出異議的人一起約談。另外政府推出引發民怨的政策,居然還反過來指責民眾「侮辱公署」,「政府應該感謝這些發出聲音的人,如果沒有他們,台灣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伍杜米將也直言,從士林王家、苗栗後龍殯葬園區等案件,一直到美麗灣,警察以暴力方式對待民眾,而行政首長也放任警方過渡濫權,使學生、藝術家相繼噤聲。「看看中國如何對待艾未未,難道台灣也要這樣做?」

「這不只是美麗灣或原住民的議題,在台灣各處,都有開發與人民生活衝突的案例發生。」李品涵說,而政府是否真正是在照顧人民,又或者只是依著財團的聲音做事。「而這些真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頭的人,因為各種原因受到打壓。也許新聞媒體上看不到消息,但這些事件並沒有被解決,只是不容易被聽見而已。」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