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3千名勞工28日共同上街,抗議政府以經濟發展之名,行打壓勞工權益之時。上千勞工聚集凱道,手持雞蛋奮力砸向總統府。而人群中除了許多勞資爭議受害工人以外,更以許多尚未投入勞動市場的學生也到場聲援。今年不斷發生的勞工抗爭,讓參與的學生真切感受到實際勞動狀態的困境,與制度上的問題,面對政府越來越猖狂的打壓勞工權益,學生對於制度的不滿也在這一波行動中展現無遺。

曾經參與關廠工人連線北上臥軌、抗議勞委會以司法手段追討15年前申請的「關廠失業工人就業貸款」的學生郭同學表示,會參加這次「政府混蛋、台灣完蛋」大遊行,一方面是因為暑假期間接觸了關廠工人的抗爭,之後華隆的勞資爭議抗爭也曾到場聲援。

「那時參加關廠工人連線的抗議,一方面是帶著朝聖的心情,因為15年前這些勞工就曾做過各種激烈抗爭,換來制度的改革。」郭同學說,但是15年後這些人卻被迫再上街頭,就因為政府當初沒有好好處理問題,可是即使是工人再次臥軌抗議,政府仍然使出拖延戰術,僅同意會暫緩訴訟,而沒有明確解決方案。

郭同學感慨,就算今年出現這麼多勞工抗爭,但過去還願意假裝一下照顧勞工的政府,現在卻是直接了當的向資方靠攏,明目張膽端出壓榨勞工的政策去討好資方。「雖然所得替代率降低或是本勞、移工薪資脫勾等政策尚未確定,但是政府放出這些風聲,就是在試水溫,如果我們這時不站出來,政府一旦讓政策確定,就來不及了。」

今年暑假因為朋友的關係而開始接觸華隆議題的洪同學,這次遊行也和朋友一起上街,他直言自己已經大四,一旦畢業也就投入勞動市場,因此對於勞工權益也相當關心。另一方面則是華隆的經驗,讓他發覺政府政策對於勞工的影響有多大,加上身邊許多朋友的親人都在華隆工作過,也讓他驚覺這個個案並非想像中的那麼遙遠。

「暑假的華隆訪調隊對許多學生影響相當大。」洪同學說,訪調的過程中,學生真正看見勞工的處境、制度的問題,而這樣的勞動環境卻更加貼近真實,相較於坐在辦公室裡的白領工作更能夠察覺到制度對勞工的影響有多大。

而看著政府對於過去勞工的問題不願解決,對於現在的勞工卻也沒有更多照顧,洪同學質疑,這個政府為什麼可以對人民的需求如此無感,「我們很擔心,一些很扯的話或是很蠢的政策,政府都敢提出來,那這個政府還有什麼不敢做?」

不過雖然不少學生一起上街頭,但相較於一些環保議題或是311週年的反核大遊行,勞團的「政府混蛋、台灣完蛋」遊行卻沒有吸引廣大的一般民眾參與。對此郭同學直言,這次活動仍然比較停留在勞團之間的動員,「且相較於政策面的抗爭,個案、有故事性的議題比較能夠吸引人。前一波勞資糾紛的運動,捲動了許多學生,也讓這次遊行相較往常多了許多年輕人。」

郭同學也坦言,勞工議題本身理解的困難度,以及各勞工團體在日常的組織運作中已被壓的喘不過氣等狀況,都讓勞工團體與一般民眾或學生社團在連結上較薄弱。而這次勞團在行動前的「募蛋」活動,其實也是期待能夠擴大與民眾溝通,不過這樣的作法仍然需要時間醞釀,無法一次就能召喚出廣大群眾。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