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737  

00年三月一日,環保署外正在進行一場祭典,來自台中后里的鄉親以及聲援的環保團體、學生,撒下一袋又一袋金紙,準備狀告神明,控訴行政獨大,讓司法正義僅剩灰燼。

金紙剛被燃起,就遭到附近戒備的警察用滅火器強力噴灑。火苗瞬間熄滅,在每個人身上留下滿身的白粉。但因為中科三期而燃起的怒火,並沒有因此被澆滅,反而是一路延燒到今日,見證了行政體系的徹底崩解。目前中科三期工程進度已達九十二%,園區內進駐的廠商也早已開始營運生產,但環評爭議卻尚未落幕,甚至可能再度被撤銷。

那一天我正好要去立報報到,那是我離開環資後進入另一個職場的第一天。中科三期就在這個時候與我錯身而過。

「因為這個案子,我進了法扶又離開法扶,八年過去人生變了很多,只有它沒變。」協助台中后里居民進行訴訟的林三加律師,談起中科三期,彷彿有著數不盡的酸甜苦辣在心頭。

走過八年訴訟,從撤銷環評、行政機關停工不停產、二度環評、官司再起,一路到現在環保署主動提出撤銷原環評結論,將中科三期送入二階環評,「但我只看到行政機關卯足了勁要把它闖過去,沒看到政府有要好好解決問題的誠意」,林三加感慨。

今年一月,環保署罕見的在環評大會上提出,要將中科三期七星農場開發案主動送入二階環評。但這個看似進步的決定,卻讓外界痛批是一場政治算計,因為環保署的但書是,「二階環評有結論時,原環評結論才撤銷」,換句話說,這場二階環評只是為了避免訴訟再度落敗才主動丟出的配套方案,環保署還打算讓兩次環評無縫接軌。

但即使主動要將案子丟入二階環評,包裝一個「嚴謹」、「合法」的審查假象,環保署和國科會依然不願意先停工再說。這種和關廠工人案,行政機關一邊告工人、一邊丟出補償方案的狀態有點像,它們求的永遠是行政機關不能失面子、不能承認錯誤,卻沒有想過大家花費歲月、精力站在這裡對抗是為了什麼。

中科三期這件案子得從八年前說起,彼時民進黨執政力推此案。隨後中科三期則分為「后里農場」與「七星農場」兩部分送環評審查。二00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后里農場最後一次專案小組審查正在舉行,時任環評委員的文魯彬卻在會議上接到兩次來自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的關切電話。隨後行政院也公開呼籲,中科三期預計在五月動工,因此希望能在四月走完全部的環評程序。

行政院干預環評審查,甚至對個案進行指導,讓當時不少環評委員氣憤不已,事後九名委員公開發表聲明譴責行政院的黑手伸入專業審查程序。

幾個農民迅速組織起來,開始關心七星農場相關環評,一次又一次北上參與會議。「明明中科連當地污染的背景值都沒有,居然也可以做環評。他們應該要先有背景值,再看看加上它們的污染後是否會超標,這是最基本的加減算數,哪有只看它們自己會不會超標,不會超標就可以開發!」當地公館村村長馮永淮氣憤的回憶著當時的環評狀況。

當地農民廖明田也痛批,后里當地有興豐鋼鐵、焚化爐,還有正隆造紙廠,「造紙廠就在我加附近,常常排出味道很重的廢水。另外那個焚化爐,每天清晨不知道在燒什麼,讓空氣出現一層很臭的霧氣。興豐鋼鐵更不用說,重金屬污染已經讓附近農田鎘污染超標,都不能種了。要再來一個中科,大家還要不要活?」

但同年六月,七星農場在官派委員的強力護航下順利通過環評。就在環評會議上委員鄭先佑決定以辭職表達抗議,隨後另一委員郭鴻裕也跟進。而六名委員也在審查結束後與后里居民共同召開記者會,痛罵環評制度遭到操弄。

也因為當年的環評漏洞百出,等於至居民健康於不顧,因此以馮永淮、廖明田為首的農民,開始和環保署進行行政訴訟。而當時的環保署長張國龍則強調,環保署若敗訴不會上訴。

兩年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出爐,認定環保署在開發單位未提出健康風險評估的情形下,有條件通過環評審查,構成「未考慮相關因素」、有裁量濫用的違法,因此撤銷環評。

中科三期成為史上第一個環評遭撤銷的開發案,鼓舞許多因開發受害的地方居民。「在判決出爐前,法院還特別詢問中科三期動工了沒,因為如果還沒動工,那撤銷環評的損害並不大」,林三加說道。

但令人憤怒的是,環保署在接獲判決後不但決定上訴,還同意中科動工。

「有陣子居民打電話來哭訴,開頭就問我『林律師,我們不是贏了嗎?為什麼中科還在動工?』、『為什麼中科開始生產了?』」林三加說,當地居民的感情在這次事件中被傷得很深,但面對這些電話,他只能無言。

其實為了避免中科搶做造成開發的既定事時,林三加也曾立即聲請停止執行,但沒想到被法院壓著,「足足壓了一年才處理,法院的人還一直強調他們都會立即處理,結果回去一查發現真的有兩個案子聲請暫停執行卻被壓案,一個是中科三期、一個是樂生療養院。」

一年後才處理應該是緊急狀態下會聲請的暫停執行,林三加苦笑,那時候中科都動土、樂生也被拆了,法院駁回我的聲請其實根本沒意義了?

00年一月,最高行政法院駁回環保署的上訴,保留北高行的原判決,環評撤銷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或許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環保署面對判決竟是扭曲解釋環評法,強調中科三期不是「自始未經完成(環評)審查」,因此不適用「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於環境影響說明書未經完成審查或評估書未經認可前,不得為開發行為之許可,其經許可者,無效」這條法令。換句話說,環保署維持了中科三期的開發許可。

之後環保署還花了九十八萬買下各大報半版廣告,強調環保署是「依法行政」,並且批評高等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是「無效用」、「無意義」而且「破壞環評體制」。也因為環保署執意為中科三期背書引發反彈,才有了當年在環保署前燒金紙狀告神明的行動。

環保署買廣告槓上行政法院,大概是讓行政法院覺醒的當頭棒喝吧,過去往往被視為相對保守、駁回機率極高的行政法院,在中科三期後認清了行政機關的嘴臉,那張為了掩飾錯誤不惜破換司法獨立與尊嚴的嘴臉。「之後行政法院成為相當進步的法院,後面的美麗灣、中科四期一個接一個判刑政機關敗訴」,林三加說,可惜中科三期開了惡例,讓行政機關厚起臉皮不理會法院判決結果。

環評遭撤銷後,為了補上沒有環評結論的空缺,環保署也隨即「補環評」,針對健康風險評估召開專家會議。不過「邊施工、邊環評」的荒謬劇碼也在當時遭到質疑。最好笑的是,明明中科早已動工,但大家卻坐在會議室假裝一切開發尚未發生一樣審查。

補做健康風險評估的會議上,環保署還嫌當地居民、環保團體發言過長,禁止他們再次發言。一個為開發單位粉飾太平而阻止利害關係人參與的會議,在當年讓大家對環保署的立場和位置失望透頂。

同年七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中科三期停工,讓行政機關臉上無光。為了解決這件事,林三加說,「那時行政院長吳敦義打算找學者、律師進去談,想要給居民一點好處把這件事擺平。不過會談時立委田秋堇不答應,後來吳敦義要當時的環保署長沈世宏和我辯論,由他當一個公證的裁決人。只是吳敦義見沈世宏略顯下風,就立即說不要辯了,結束那場會談。」

為了幫中科三期解套,吳敦義喊出「停工不停產」,國科會也強調判決結果並不及於第三人(廠商),停工的部分只是政府的公共設施工程。「我真的覺得要給吳敦義頒個諾貝爾獎!他居然能夠發明這種說法!」馮詠淮氣憤地說。

事後「停工不停產」成為違法開發案的保命符,台東美麗灣大飯店也曾在二0一二年環評遭撤銷時提出,可比照中科三期模式「停工不停產」、「補做環評」即可。協助當地居民提起訴訟的詹順貴律師就曾感嘆,中科三期開了一個惡例,讓開發單位可以不用理會司法判決。司法判決幾乎成為一張廢紙。

00年八月,環保署通過中科三期的補環評,專案小組做出結論後,環保署的記者室氣氛低迷到像是被濕抹布悶住一樣讓人窒息。許多記者奮力的在鍵盤上敲打,想要字句化成刀劍割爛那些未開發單位背書的人的嘴,也撕破這場「假專業、真背書」的荒謬劇碼。

之後后里農民決定再提行政訴訟。不過這次司法沒有站在居民那邊,北高行在前年九月駁回居民的訴訟。「但反正我們這群老人就是打不死的蟑螂,我們就是要告到底為止」,馮詠淮說,沒有多經考慮,大家就決定繼續上訴。

去年三月十四日,再次出現了戲劇性轉折,最高行撤銷北高行原判決並發回更審。之後法官也多次心證,強調環評結論很難不予以撤銷,幾乎是篤定環保署將再次敗訴。今年一月環保署也宣告將中科三期送二階環評,並連開三天範疇界定會議。

「今年一月,當時的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到法院說明,他說希望不要『零和』,而且要考慮經濟發展的穩定性。但我直接回他,為了一點經濟發展犧牲掉整個憲政基礎,讓『停工不停產』、『邊施工、邊環評』變成常態值得嗎?」林三加憤怒的說,而且即使明知官司將輸,但不論是國科會和環保署都一再強調不會停工,「那它們怎還有臉說不要『零和』。」

但或許是被朱敬一的說詞打動,法官日前提出和解方案,希望雙方可以接受。4月22日的法庭上,法官一再強調,就算撤銷環評,居民「最贏也只到這裡」,但要求和解,至少可以得到更多東西。「如果我們不趕快進入二階,一直在討論之前的錯,講清朝時的錯、明朝時的錯,要去討回公道,那會阻礙台灣進步的機會啦」。不過居民並不想和解了事,馮詠淮氣憤地說,「現在環保署已經無法再上訴,只好來跟我們和解。但誰要跟他和解!我們要的是后里的環境有改善,污染程度降下來!」

且為了避免「邊施工、邊環評」的狀況再度發生,當地農民也在範疇界定會議上不斷提出程序問題杯葛會議的進行,「程序問題沒解決就在那邊開會,還一次排三天!當我們農民這麼有時間陪他們耗!」馮詠淮氣憤地說。也因為會議引發嚴重反彈,才讓環保署終於取消連續三天的會。

只是會議雖然取消,但林三加隨後就接到環保署一份公文,要求團體和居民推派參與範疇界定的專家學者名單給環保署。林三加質疑,這等於是強迫居民陪玩這場環評遊戲,甚至為會議結論背書。至於民眾擔心的程序謬誤,當居民質問新任署長魏國彥對中科三期的違法爭議時,魏國彥同樣迴避了「邊施工、邊環評」的問題。

延燒了八年的案子,行政機關官司一路輸到底,卻依然藐視司法判決,甚至使用各種行政手段企圖讓開發案具有正當性,林三加重炮批評,環保署若是繼續這樣搞,他將考慮對通過此案的委員提起刑事訴訟,「因為我已經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這件事再錯下去!」

廖明田說,這起案子讓他們來回台北一百多趟,每一次不但要放下手邊工作,還要自掏腰包北上,甚至委員開會的出席費都是他們納稅繳的,根本是一隻牛被扒好幾層皮,但行政機關卻沒有想想他們到底為何站在這裡。「它今天二階要過,我們一樣也是告到底!」因為除了繼續提告,對居民來說,已沒有其他武器能追討回屬於他們的正義。

2006

 

二月

中科三期后里農場通過環評

六月

中科三期七星農場通過環評

2008

一月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撤銷環評

2010

 

 

一月

最高行政法院駁回環保署上訴(撤銷環評確定)

七月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應停工

八月

中科三期補環評通過審查

2012

九月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居民針對補環評結論的訴訟

2013

三月

最高行政法院撤銷北高行原判決,發回更審

2014

 

 

一月

環保署主動將中科三期送二階環評,但原環評結論將在二階環評通過後才廢止

二月

法院提出和解方案

三月

環保署召開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中科三期始終未曾停工,工程進度已達92%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