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395[1]      

千呼萬喚的第二回終於來囉(根本沒有人在期待吧你這傢伙!!而且幹嘛用金魚當開頭啊!!!)

早上十點,我們離開狐狸老闆的旅館。不得不說退房也太早了吧!而且雖然牆上掛著「一泊二食」的牌子,但是根本只有一泊沒有二食啊!拖著行李準備下樓前,看到隔壁房間內部裝潢是個長的像會議室的東西,難道這是特別為「喜歡睡在會議室感覺」的客人準備的房間嗎?

走出旅館,外頭烈日耀眼。小鎮沒什麼行人,有一種沈寂的氣氛。走進一間咖啡店,老闆和老闆娘是一對老夫妻(應該是夫妻吧?),咖啡店是以木頭內裝為主的空間,牆上掛著一些餐點的海報,窗戶則是木格窗配上玻璃,和蕾斯窗簾。老闆娘站在吧台旁看電視,電視上播的是高中棒球比賽。牆上貼著賽程表,還有用手寫下的晉級隊伍的學校名,現在正是甲子園選拔賽啊,讓人忍不住想到安達充。

再度雞同鴨講的點完餐,冷氣呼呼的吹著。被海報和蕾斯擋著,看不見外頭的天光,距離三點多的船班還有好幾個小時,有些昏昏欲睡。好不容易振作起來決定踏出店門,老闆娘臨走前送我們一片巧克力,還問我們是韓國人嗎?「不,我們是台灣人。我們要去祝島。」老闆娘和旁邊偷聽的客人有些不理解我們到底要去哪,解釋了一下反核什麼的,老闆娘和偷聽的客人倒是熱情的舉起拳頭喊了一聲「原發反對!」

過個馬路就到達柳井車站,看一看電車時課表,因為不需要那麼早到達柳井港,所以我們窩在車站椅子上昏睡。小鎮車站意外的有不少旅客,爺爺奶奶為孫子送行的、穿著和服跑來跑去的少女、穿著制服不知道要去哪玩的學生妹……雖然不到擁擠的地步,但旅客卻是不曾間斷的出現。

DSC_1397[1]  

睡了一輪鐘聖雄醒來,他說:「我們好像老人啊,白天坐在車站等著時間過去,等待去見老伴的那一天。……然後晚上酒店開了,再去酒店享受自己還活著的時間。喂~~根本只是在等酒店開門吧!」

終於等到我們的電車了(還好這次月台是靠近車站這一側,所以不用爬樓梯了),一對父母帶著小孩子大概是暑假回爺爺奶奶家,現在要準備回去了,小孩高聲呼喊揮手說再見,爺爺奶奶也在車站柵欄外一直揮手,真是可愛啊。

車子來到柳井港(大概只過了三分鐘吧!),走過馬路買了船票。期待很久現在真的站在岸邊反而沒什麼感覺,不知道唐三奘當年去西方取經時是不是也這樣,終於走到之後心裡既不激動也不興奮,就只是「到了」這樣。

DSC_1403  

前往祝島的快艇冷氣很舒服,中間還會先經過三個地方,終點站才是祝島。航行時間約一個半小時,不過風向天氣好的話,時間還會再縮短些。在船上昏昏欲睡,心裡一邊想著到了祝島時要趕緊拍下第一眼,然後搭配一些什麼文青內容上傳臉書。還在思量著要寫些什麼才夠假掰,船停在某個島上,看一眼時間距離表定到達時程還有段距離,但船員突然跑到我們面前問我們要去哪,「我們要去祝島」,船員回了一句:「祝島已經到了啊!」

什麼?已經到了?我心裡還沒準備好啊!不能等等文青嗎?

P1016924  

碼頭上民宿老闆國宏先生來接我們,他很有禮貌的打招呼,但我顧著拍碼頭邊反核電廠的募款箱,沒有注意到國宏先生(老闆對不起!我第一次來!),老闆帶我們走近祝島蜿蜒的小巷子裡,兩邊房子大多是白牆鑲著黑色大圓石,巷子有些很窄,只容一個人通行。島上的住戶都很熱情,看到人也不管認不認識,就是點頭說「喔嗨唷~」

P1016926  

P1016995  

民宿距離碼頭大約十分鐘路程,外頭有個打水的水井,兩棟以直角方式構成的屋子,一邊是主人使用主屋、一邊是民宿房間,可接待三組客人。洗澡間則是獨立在直角的轉角處,長個有點像櫻桃小丸子家裡那種浴室,地上會有小椅子、杓子,熱水會先放滿整個浴缸然後上頭用塑膠罩蓋好保溫那樣。

民宿的起居室有一張大大個桌子,吃飯都在這裡。隔著一道拉門就是我們的房間(換句話說外頭就是大家共用的公共空間喔!),起居室外側有個木頭長廊,連結到走廊底端的廁所,起居室內側則是一個擺滿反核相關報導、書籍和影片的空間(可見反核有多用力啊!)


 

國宏先生先端來當地產的茶,然後請我們登記住房。因為起居室的長廊實在太棒,忍不住在國宏先生離開後開始躺在上頭打滾。長廊外側是一道紗門,內側則是起居室,紗門外頭是一個小小的庭院,陽光會從落地的紗門透進來反射在打蠟的木頭地板上,躺在上頭相當通風又舒服。

P1016931  

室內放著許多販售的紀念品,包括「原發反對」的頭巾、明信片還有茶葉,茶葉背後的包裝除了說明這些茶葉的來源和製程,也強調收入所得將贊助反核行動。晚餐過後國宏先生和他的太太過來問我們有什麼想要瞭解祝島的地方(他們還特地搬出ipad,準備用手寫漢字方式進行溝通),聊到之前因為福島核災,讓各地反核聲音湧現,他們一直反對的上關核電廠計畫總算停止。

DSC_1420  

講到這裡國宏先生和太太越來越激動,手寫版上根本沒有漢字了(這樣不是跟沒有手寫版一樣嗎?????),雞同鴨講半天,後來國宏太太打電話給駐柳井的朝日新聞記者,讓他跟我們解釋現況。隱約聽起來目前的問題在於「補償金」上頭。原本核電預定地附近都會有一筆補償金,這個補償金有點像台灣的土地徵收,透過提撥到專戶,再由住戶自己去領。

祝島的居民不願去領取補償金,眼見補償金的提撥年限要到,年限一過這筆錢就會收回到政府手中。而祝島所在的山口縣漁業協會跳出來說這筆錢就由他們來發放給祝島居民吧,同一時間祝島的漁協也被強制合併到山口縣內,變成山口縣漁協祝島支部。

現在漁協打算透過各個擊破的方式來接觸漁民,不過去年的協商會議上,祝島居民跑去反對,癱瘓了會議。

http://www.hiroshimapeacemedia.jp/mediacenter/article.php?story=20130301095503262_ja

http://www.h5.dion.ne.jp/~chosyu/gyogyoukenhoukiha3bunno2nodouihukaketu.html 看不懂的但可能是相關的資訊~~

還有祝島的網站http://blog.shimabito.net/

聽起來目前居民依舊反對核電,也不想要補償金,不過因為當地人口外移嚴重,地方上多是老人家,國宏先生有些憂慮反核勢力逐漸衰老,而漁協方面又想各個擊破。談完這些我們都有些沈重,這樣的問題不論在日本或是台灣都一樣,補償金有可能成為分化地方的力量,加上被選中的地區往往都是窮鄉僻壤,經濟上的弱勢讓反對力量很容易被金錢誘惑擊敗。但即使如此,也沒有放棄的理由。

那一晚是在日本第一次睡在民宿裡頭,真的有種住在別人家的感覺。半夜一群釣客回到民宿,腳步有些沈重的走過外頭的長廊,其實聽起來有些恐怖,因為日式拉門是沒有門鎖的,即使知道對方也不會突然闖進來,但那種沒有任何阻擋的感覺還是讓人有些怕怕,這種房子裡如果有個喝醉酒的老爸,小孩精神壓力應該有些大吧……

早餐時間是八點半(好早起啊~~哭哭!),但隔天早上還在七點多,外頭起居室已經充滿聲音,是另一個房客、長的像鈴木杏的東京來的女生和國宏先生在對話。聽到他們的聲音讓我整個人被驚醒,畢竟得要走過外頭起居室才能去廁所刷牙洗臉,但我現在整個人就是頭髮很亂表情很恍神的樣子啊,要怎麼走過去!!!!!只好整個人彈跳起來假裝鎮定的走出去,但因為起床時實在太過驚嚇,以致於早餐時都在恍神,讓自己腦袋慢慢醒來。

忘了介紹廁所了!民宿的廁所很有趣,它不是沖水馬桶,它是一個有馬桶外觀,但底部卻是一個大洞一路通道地底,所以上廁所時會聽到尿液墜落到空洞的回聲,還可以感覺底下有風吹上來。大便也是會感覺它掉落到一個雲深不知處的異次元,每次用玩廁所都很想探頭進去看一下裡面到底有什麼。

(待續)

P1016935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