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170萬名領取基本工資的勞工明年能否加薪,將看21日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會如何決議,審議會前勞資團體各自角力,提出基本工資訴求。20日反貧困聯盟召開記者會,強調基本工資10多年調漲比例過小,導致薪資偏低,去年經濟成長超過10%,努力付出的勞工們應該享有經濟成長的果實。

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指出,全國的薪資總所得只佔GDP的44.5%,遠遠落後韓國的58%和日本的63%。2000年至2010年台灣薪資調整比率僅上升43%,韓國是台灣的2.2倍、中國則是3倍。調整幅度追不上物價上漲,讓勞陷入工作貧窮的困境。

雖然薪資幾乎未調漲,但經濟卻有顯著回升。台灣勞工陣線工作貧窮研究室主任洪敬舒也指出,去年經濟成長超過10%,今年中研院則預估將會達到5.52%,但是創造經濟成長的勞工,卻沒有享受到經濟成長的果實。而對於勞委會卻率先喊出基本工資調漲3%,洪敬舒質疑,在經濟成長的狀態下,為什麼加薪比例只有3%。

日前全國產業總工會喊出最少應漲至23459元,全國工業總會則回批太離譜。洪敬舒表示,台灣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從原本的25%調降至17%,讓企業每年獲得超過1千億的租稅優惠,而工商團體認為基本薪資調漲到23459元將會每年增加3百多億人事成本,換算下來,資方還淨賺7百億,並沒有虧錢。

「其實政府應該支持基本工資調漲。」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和洪敬舒不約而同的表示,由於領取基本工資的勞工,大多是經濟地位相對弱勢的工人,每一分薪資幾乎會用在日常生活的支出上,而不會流入儲蓄,當他們手上有較多金錢,變可以做更多消費,一方面促進資本流動;另一方面成為營利事業所得稅回歸政府國庫,對整體反而有好處。

另外對於工商團體表示成本增加將導致失業率或企業出走,王榮璋反駁,過去10多年來薪資幾乎不動,企業出走也沒停過,可見企業是否出走和基本工資調漲關係不大。

而資方認為提高工資將增加失業率,王榮璋表示,企業的雇員應該都是它的必要勞動力,如果它靠著裁員將低人事成本,等於要其他勞工負擔更多工作,那就會有過勞、超時工作的問題,勞委會應該更積極去做勞動檢察。他強調,企業從來不關心失業率問題,「如果它們真的關心整體社會發展,首先就不應該再要求降稅。」

除了領取基本工資的正職勞工將受這次審議委員會影響,廣大打工族群的勞動權益也繫於這次會議。青年勞動九五聯盟代表陳柏謙表示,過去勞委會以每天工作8小時、每月工作30天的方式,除以基本工資15840元,換算打工時薪每小時66元,後來經過民間團體爭取,才改以雙週工作64小時除以基本工資17280元,讓打工時薪調漲到95元,而去年又調漲至98元。

但實際上打工族並不像正職員工一般享有一年19天的有給薪國定假日和其它特休。換句話說,使用一個打工族來執行一個正職員工的工作,企業將可以省下這些休假時的薪資支出。加上打工時薪被低估,同樣工作時數,打工族的薪資比正職員工少,陳柏謙憂心,這樣等於變相鼓勵企業大量起用打工族。

審議會召開前夕,勞方喊漲、資方反對,勞委會卻僅表示將交給委員會決定。對於勞委會把責任歸給委員會,王榮璋表示,勞委會應該在會議前提出他們對基本工資調漲的計算方式,以及他們考量的各種參數,在會議中讓資方與勞方共同討論這些參數的合理性與缺漏,而不是僅提供一個空間,放任勞資雙方去談判,但自己什麼都不做。

而陳柏謙則表示,每次會議中勞資雙方都會吵得不可開交,是因為台灣勞工組織率只有6%,每1百個勞工中只有6人是工會成員;每1百家企業只有1間有工會,在一般時候,勞工根本沒有能力與資方談判,只得依靠一年一次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提出他們對薪資的訴求。

他強調,如果勞委會想要避免每次會議都像市場喊價,那就讓工資談判回歸到勞動現場,由勞工組織與資方去談,而這個前提是,勞委會必須保障勞工組織工會的權益,資方也不能惡意打壓工會。他也呼籲廣大勞工起身組織工會,以組織力量捍衛勞動權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oey 的頭像
zooey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