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美夢靠自己來創造,『人民民主』救台灣。」由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和各個人民老大參政團共同組成的「人民民主陣線」,20日舉辦參選記者會,正式推出四位立委候選人,預備進軍2012立委大選。四組人馬分別在基隆、台北市中正萬華、士林大同和新北市三重蘆洲等地登記參選,誓言打破藍綠惡鬥的政治困局,奪回人民老大的政治主導權。

「人民老大」參政的運動,早在2005年即開始,透過與社會弱勢的直接對話,討論社會弱勢期待的政策走向,去年五都選舉,「人民老大」參政團同樣推出市議員候選人,讓民眾看見兩黨以外、以弱勢為主體的政治聲音。只是「人民老大」這樣的概念,在形成政治意識前必須透過漫長的溝通討論,也讓外界質疑,這樣的參政,究竟能不能選上。

火盟成員柯逸民直言,「我們當然希望選上,但是是『用我們自己的方式』當選!」「人民老大」並非只是要求選民將選票投給自己,而是要能在「參政」的過程中,讓一般人不只能夠進入政治舞台,更可以直接監督政治人物,甚至在政治人物未替人民發聲時,要他們下台走人,柯逸民強調,政治參與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改變選舉制度,讓人民「實質」的參政。

為了讓一般人重拾自己的政治主導權,「誰能代表自己出來參選、參政團又該提出怎樣的政見」,都得經過漫長的討論。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秘書長王芳萍坦言,這樣的民主學習過程顯的緩慢,而主流媒體想要的卻不是這些,「但我們還是想知道,這樣一個學習民主的過程,究竟有沒有用。」

這次民民主陣線共推出4組候選人,談起參政之路,各人背後各有一段故事。準備參選基隆立委的黃小陵,現任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祕書長,出生工人階級家庭的她,從小看著父母在家裡吵吵鬧鬧,甚至大打出手。「以前我不懂父親為什麼工作回來這麼累,也不懂他為什麼下班要喝酒。」

大學時期與教授一起前往工廠進行勞動教育,她才發現,生產線上的工人,都和她的父親一樣,承受著極大的工作壓力,因此回家只能喝酒。後來投身工運,黃小陵說,他們曾經陪著過勞死工人的家屬要求立委舉行記者會,也曾促使兩黨修法保障勞工,「但是最後關頭,兩黨卻只是輕輕的修改法令、提高罰則,而結構性的問題卻仍然一成不變。」兩黨的背叛,讓她心寒。

「很多人問我幹麻參選,沒錢又沒人、門檻又高。」黃小陵說,「我只有一句話,因為我不想棄械投降!」因此黃小陵響應了人民老大參政團的號召,邀集基隆地區的工會成員、貨運司機等共同組成參政團,共同參選。

另外參與中正萬華區立委選舉的周志文,代表人民老大算障團出線,本身是重度肌肉萎縮症患者的他表示,高職畢業後本來想繼續唸書,卻因為學校的無障礙環境不足,影響了他的求學,之後前往工廠工作,但在生產線上動作不如其他員工迅速,只得轉換從事文書之類的工作內容,「但是文書工作一天工時8小時,我的身體無法負荷。」周志文氣憤表示,身障勞動人權的不足,影響身障者的就業機會,也加重了身障者的病情。

「有一次我到萬華辦理低收入戶證明文件,附近有慈善團體在發送稀飯,我也領了一碗,在路邊吃,身邊都是一些社會弱勢的朋友。」周志文說,當時我好氣憤,不能理解為什麼錯誤的政策卻是由我們這些弱勢來承擔後果。

「我想通了,要改變政治只有走進政治,我想趁我還能動的時候,出來做點事,以免以後躺在床上後悔!」周志文說,「遙遙立院路、殘軀撞開路,我代表算障團,我是周志文。」

另外代表大同士林區的夏林清,目前是蘆荻社區大學負責人,她說過去成長的士林地區,經歷了士林紙廠、新光紡織關廠事件,到現在因為都市更新而展開的土地掠奪暴力。民主政治並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而更加成熟,夏林清痛批,「政黨輪替只是輪流分贓,所以我們要自己出來。」

最後一位參與三重、蘆洲和五股立委選舉的龔尤倩,則是不合格公民參政團的代表,原本不合格公民參政團推出6位候選人,但其中外籍配偶或菲律賓華僑等,卻因為身分上的限制無法參政。「我們也可以不碰政治,但是你不碰政治、政治自己會來搞你!我們就是一群被政治搞到的人!」

龔尤倩說,參與選舉,因為希望不合格公民可以被社會看見,讓大家知道,外籍配偶、黑戶或無戶籍國民,和台灣人都一樣,在這片土地上,只有先來後到的差別而已。」

相較於傳統政黨參選,人民民主陣線的參政過程,更像是與社會溝通的過程,透過政治參與的方式,強迫社會看見其中的異質性,以及它們應有的政治權力。「咱的夢,平安滿足過日子,藍色綠色攏總沒聽見。」拒絕藍綠對立的政治綁架,人民民主陣線宣布參選,喚醒人民共同奪權。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