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當選(社運風雲人物)真的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這是什麼政府,逼得我們這些歐巴桑走上街頭抗爭。」這幾年大大小小土地徵收和農業議題的場合上,都可以看見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的身影,或者拿著麥克風,聲援各地農民;或者陪著其他自救會垂淚,痛批政府的不公義。

2年多來面臨土地徵收威脅,苗栗後龍鎮灣寶里全員出動、拚命抵抗,終於在今年有了好的結果,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停擺,也讓灣寶居民暫時鬆一口氣,不過洪箱並沒有因此暫歇,反而繼續站出來為其他同樣遭逢土徵的地區聲援。從一個農婦成為能站在政府部門前痛批法令缺失、侃侃而談政策問題的農運戰將,洪箱說,一切都要感謝大家聲出援手,也讓她有堅持下去的勇氣。

「16年前,現任苗栗縣長劉政鴻當時擔任立委,把灣寶規劃成科學園區,預備徵收土地。」回想起第一次遭遇土地徵收的情形,洪箱憤怒的說,當時大家都很反對,不過因為整個社會環境運動尚未像現在一樣蓬勃,因此反對運動只能靠自己,「那時只有我和我先生,兩個人努力撐下去」。

這次同樣的人又選在同樣的地點,打算開發科技園區,洪箱生氣的說,政府難道不知道,閒置的工業用地已經過多,現在台灣根本不缺工業區,缺的是投資人,「政府自己不檢討如何吸引投資者,反而到處徵收,要不要臉!」

加上土地徵收程序並沒有實際公民參與,灣寶居民一直等到收到地上物查估通知單,才知道即將被徵收,洪箱說,「我先生收到通知單,擔心到都得憂鬱症,而我婆婆身體又不好,我不站出來怎麼行。」一開始灣寶的抗爭運動不被外界看好,「外面的人99%都說沒希望,但是我這人個性比較『鐵齒』,如果我的土地就這樣被收走,我會一直怨嘆下去。」土地徵收把洪箱逼上街頭,也讓洪箱見識到政府的無理。

「我是個歐巴桑,今年都50多歲了,我常常說我只要一杯三合一咖啡、再加一塊蛋糕,就覺得是山珍海味。」洪箱說,自認沒有享福的命,但是自己就是喜歡種田、養雞養鴨,覺得生活這樣就很滿足。但是就算農民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一樣會遇到政府要來搶自己的財產。

洪箱說,「種田要多辛苦政府知道嗎?要流多少汗才能把莊稼種大它們懂不懂?」 面對政府預備染指農民的財產,逼的農民北上抗議,洪箱生氣的說,農民連續上凱道3次,但政府卻是裝聾作啞毫無回應,讓農民既心酸又無力。

相較於居民的努力,行政機關卻顯得漫不經心,洪箱說,灣寶屬於特定農業區,但是農委會在農地徵收這件事情上,卻沒有站在農民這邊。「農委會是糧食政策的父母官,它怎麼放任自己的孩子一點一點被賣掉!」洪箱憤怒的說,如果農地都割給別人,我們還要農委會做什麼?

從農田走到行政機關前,拿著麥克風痛批法令問題,洪箱說,到現在她還是很怕,但是因為有很多人從外面來幫忙,包括民間團體、學者和學生,讓她有力量走下去,「我真的很感謝遇到這些貴人,讓我們這次能夠保住地方。」

雖然後龍科技園區目前暫緩開發,不過劉政鴻仍持續放話選後仍要開發,讓當地居民既不滿又無奈,洪箱感慨,「劉政鴻說,他要的沒有拿不到手的,我們真的很無奈,怎麼民主社會還會有這種事情。」而這次土地徵收條例的修法也讓洪箱感到不滿,認為許多立委只是進場舉手投票,卻沒有顧慮到這樣的修法關乎到許多人的生命財產。「但咱遇到這種事,也只有繼續去跟它拚。」

暫時卸下土地徵收的壓力,洪箱說,灣寶的居民正在規劃,希望能蓋一個聚會所,讓許多人可以到當地體驗農村的美,「這塊土地是大家一起保下來的,我們真的很希望把這塊土地留給大家,在這裡創造共同的經驗和話題。」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