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去年政治大學驚傳流浪狗傷人事件,也讓校方打算全面淨空校內流浪狗,只是遭台北市動保處捕捉的流浪狗,卻可能在12日的收容後因無人領養而面臨遭安樂死的命運。以犧牲生命作為代價或取校園安全的作法,引發政大內部師生反彈,校方目前決議4月校務會議上將以投票表決方式決定處置流浪狗的手段,而學生社團則打算在4月前擴大校內聯署力量,呼籲校方重新思考一個更好的方法。

政大流浪狗問題早已存在多年,政大尊重生命社社長柯智仁表示,由於校園內總有校外人士以放養方式來飼養自己的狗群,這些狗時有傷人舉動,但校方卻無能為力,長久以來的摩擦讓校內許多師生傾向認為校內一律不能有狗出現,加上去年的犬隻傷人事件,也讓校方驅趕流浪犬態度更加強硬。

但早在3年前尊重生命社科開始實施校內流浪犬TNR之後,校園內的流浪狗數量已從過去的18隻,下降到6至8隻。也因為這些流浪狗的穩定存在,降低外來流浪狗進入校園的可能。加上尊重生命社只要遇到有人通報犬隻傷人事件,就會立即了解狀況,並誘捕犬之後移往校外的私人狗場安置,因此犬隻傷人事件這幾年並不多見。

尊重生命社指導老師、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歐美研究所副研究員盧倩儀表示,去年發生的犬隻傷人,其實並非校內的流浪狗造成,而是一隻新出現的流浪狗。盧倩儀解釋,新來的犬隻對環境不熟悉,也因此容易攻擊人,但固定存在於校園內的流浪狗會驅趕新來的狗,換句話說牠們也扮演了保護校園的角色。

回到校外人士放養犬隻的議題上,柯智仁表示,學校方面應該是針對造成問題的「人」去作處理,而不應該是針對所有的流浪犬。盧倩儀也認為,學校本身是一個開放空間,即使今天將所有的狗都抓走,一樣會有新的狗進來,但校方卻一廂情願的認為「只要沒有流浪狗,就不會有問題」。

「而且學校定時要動保處來捕狗,淨空的校園隨後又有新狗進駐,政大儼然成為一個大行陷阱,這些流浪狗以為有了遮風避雨的地方,結果卻被捉去安樂死。」盧倩儀直言,尤其當學生社團早已實施TNR來降低流浪狗數量增生時,校方卻把這些狗抓走,等於浪費了學生先前投注在流浪狗身上的資源。柯智仁也直言,移走流浪犬的作法其實只是助長了無意義的殺戮。

盧倩儀沉重的表示,政大校方的處理態度,就和整個社會面對流浪狗問體時的觀念一樣,只要把這些狗從眼前清除掉,就以為問題得到解決。「實際上全台灣收容所一天頂多安樂死250隻流浪犬,而上萬隻的流浪狗卻在戶外持續的繁殖。如果要遏止流浪狗的數量增生,就應該執行TNR。」

而校方與社會擔心流浪狗結紮後放回原地可能會有傷人、追車等問題,盧倩儀也認為,動保團體多年來一直推動「動保志工」的制度,一旦有流浪犬發生行為問題,就由這些志工去捕捉並送往狗場安置,「因為現在的捕狗隊,根本搞不清楚是哪一隻狗傷人,結果亂抓一通交差,最後問題不但沒有解決,甚至讓一隻無辜的狗遭到安樂死。」而民眾對犬隻TNR有疑慮的部分,政府部門也應該做好與民間溝通的工作。

「把安全問題無限上綱,以強硬手段移走流浪犬,甚至讓牠們送命,並非是最好的處理方式。加上學校是一個教育場合,流浪狗的議題可以成為學生生命教育最好的教材。」柯智仁強調,校方目前打算4月校務會議上以票表決的方式來決定處置的方法,學生社團也會趕在校務會議前進行校內聯署,希望校方能考慮其他更好的作法。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