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512-1  

「最後一個願望,就是那個該解決的趕快解決。」王爸爸手指著組合屋的窗外,那片已經被建商拆成廢墟一片的家園,低沈的說著。

722日是王爸爸60歲的生日,而士林文林苑都市更新強拆則超過100天了,目前建商沒有任何與王家對談的跡象,反倒是工地工人從622日起便不斷的進行零星動工行為,引發王家與聲援學生的緊張。王爸生日的前一天,工人甚至控告現場四名學生違反強制罪和侵入「住宅」,不過因為現場已經沒有「住宅」了,因此警方只能將提告名目改成「侵入建築」。

現場的狀況其實已經到了近乎荒謬的地步,工人不時的剷著土石、發動怪手,或是坐在組合屋前的空地上,空洞的朝著學生望。而一旦發生衝突,現場就像舉辦瘋狂蒐證比賽活動一樣,這邊的攝影對著那邊,那邊的相機猛拍這邊。兩邊互相提告,警察則是在旁慫恿,「你們要不要告,不告我走囉。」

「瘋狂的事情往往是真的,正常的反而未必,因為後者都是捏造的─為了取信於你,讓你相信那最令人難以置信的瘋狂。」

放任這樣的荒謬持續進行,原因就出在政府的退位。由於目前都市更新程序已經走完,台北市政府說,現在是建管處的業務,換句話說,在台北市政府眼中,文林苑基地上,只剩下「工地管理」的問題,而沒有都市更新的爭議了。至於建商在不同意戶的土地上起腳動手,那屬於「私人產權間的爭議」,公權力「不介入」。

也因為「公權力不介入」,讓王爸在這個本來應該開始享福、沒事養幾隻畫眉鳥,或是泡老人茶下棋的年紀,得要成為一個沒有假日、沒有休息、偶而還得守夜的抗爭者。

生日的前一天,王爸坐在工地上,守著由王家土石堆疊而成的防禦工事,另一個來聲援的學生說,他也要去抗議(忘了為什麼理由),王爸接著說,先拉布條啦,沒用再抗議。聽來讓人覺得幽默又辛酸,什麼樣著遭遇,會讓一個普通人,在聽到抗議兩個字之後,腦袋裡突然出現一整套SOP,王爸說不定連新聞稿的標題都幫人家想好了,只差沒送出採訪通知。這一切都是這一年來的訓練有素。

衝突被侷限在王家土地上,而外頭的世界,早已遺忘328日那天大批警力攻堅強拉學生出場的畫面,屋頂上的學生哭喊著「強拆違憲、重審爭議」,眼睜睜看著樓下的學生一個接一個被拖出去。外頭的世界也忘記如今被建商以鐵皮屋霸佔著的嬸嬸家,當時後門被工人與警察突破時,學生手拉著手高喊保護奶奶,圍住嬸嬸不讓警察動到他老人家。

但這一切都還沒過去。只是粉飾太平而已。

王爸生日的那一天,內政部長李鴻源參加一場座談會,會上他說,住宅政策的目標,是希望能「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讓每個人都有房子住,大概是他心中理想的住宅政策吧。

但與住宅政策相關的都市計畫、都市更新,卻不僅僅只談論「房子」,不僅僅只是讓人有房住、住新房,它談的更是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好的居住品質、好的公共安全和好的鄰里關係,它不只是一個硬體的改造,而是軟體的升級。

不過這些在都市更新的過程中都不會被看見,因為當政府把都市更新作為一項「產業」,透過讓建商獲取容積獎勵興建大樓大廈,順便讓原住戶「買」一間新房,來變更原本老舊的居住環境後,都市更新只剩下私立的算計。如果要說都市更新提升了生活品質等等,那也不是它原本的目的,只是湊巧、剛好、不小心順便做到了而已。

在這樣的邏輯下,「安得廣廈千萬間」,這千萬間廣廈也不會是一般人住的起的房子,而所謂的「天下寒士」,恐怕也只能選擇離開自己的原居地,把因為土地炒作而哄抬價格的都市空間讓給有錢人和投機客。

100多天過去,王家的爭議被限制在「個案」的問題上討論,整體都市更新邏輯上的謬誤再度被隱藏,伴隨而來的強拆、或是以其他形式出現的迫遷行為,恐怕只會不斷上演。一切事物都將已我們已然經歷的樣貌重複搬演,而曾經出現過的暴行,則被原諒了、被厚顏無恥的允許了。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