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1972358_f2ac929408_k  

【記者呂苡榕彰化報導】「我們希望這部戲不只是一個表演,透過這部戲,我們想讓更多在地人知道,有一群年輕人也在關心這些議題,他們並不孤單。」化著老妝,站在溪州國小簡陋的舞台上,員林高中戲劇系成員陳億豪緩慢的說,「我也希望我的父母來看這部戲,讓他們知道我在做什麼,並且繼續支持我。」

9月1日,員林高中的學生應溪州鄉公所邀請前往溪州國小表演他們在今年「花樣年華全國青少年戲劇節」中獲得「評審團大獎」的作品──夜奔。夜奔描寫的是一生務農的農民林沖,因為科學園區的開發,賴以維生的農地將遭到徵收。從父親手中繼承土地的林沖,並不想讓祖傳財產在這一輩手上消失,因為父親跟他說過,「這塊土地四四方方就像護身一樣,會保佑林家子孫」。為了捍衛土地,即使不少鄰居勸他領補償金走人罷了,林沖仍然決定北上陳情。

陳情的路上,林沖遇見許多人,包括冷漠的上班族、無禮粗暴的路人、從沒見過「鄉下人」的都市居民,以及懷抱夢想的小女生,時而憂傷、時而詼諧的對話凸顯城鄉發展的差距以及人情之間的冷暖,也堆疊出戲劇的節奏和情緒,最後林沖巧遇開完記者會遭圍堵的國科會主委高球,高聲呼籲「彰化這個地方,就應該是種菜、種稻,讓它青青水水這樣就好,不需要什麼科學園區」,而且土地徵收也將讓世代務農的農民面臨無以維生的困境。

但面對林沖質疑土地徵收造成的農民生計以及糧食供應等問題,高球則是重申農民生計有補償金可以支應,至於糧食生產問題,則可以依靠進口糧食來補充,並且冷漠的將林沖一把推倒在地,無視當地人對於地方發展的想法。戲的最後林沖無力保衛祖產,只能選擇自戕,讓許多參與中科四期議題的

戲劇社指導老師楊欣翰說,一開始編寫這部戲,起因於編劇在電視上看見了大埔徵地的相關新聞,因此以「土地徵收」為主軸,創造了這樣的故事。而原本的故事背景則是「高鐵週邊土地開發」,不過在收集相關資料後,又將背景改成正在進行的「中科四期」,讓整部戲與在地有更多連結。

之後員林高中通過青少年戲劇節的初賽,戲劇社再根據評審老師的意見,大幅度調整了劇本的內容和對話,強調主角林沖對於土地的感情,並增加了農村生活的浮光掠影,「也讓故事的情感面更加厚實、林沖的形象更加立體」擔任導演的學生袁詩涵說,但由於初賽到決賽之間僅剩下11天時間,而改編後的劇本卻從原本的40分鐘增加為1個小時的長度,也讓演出的同學倍感壓力。

今年考上大學、擔任編劇之一的張育嘉說,為了在編寫台詞上更貼近真實狀況,他也詢問了身邊面臨土地徵收困境的同學,「我的朋友正好是竹南大埔的徵收受害戶,面對土地徵收,他們的情緒既無奈又憤怒,但是仍要積極爭取。」她說,在創作這部戲之前,自己對於彰化地區的土地開發議題並沒有很深入的瞭解,但為了編寫劇本,收集了許多相關資訊,讓同學們透過這次的演出,對於在地議題有更多認識。

而擔任主角陳冲的陳億豪則是為了融入角色,親自回到老家參與農耕作業,「原本我只是想說去參加一個比賽,但是在與親戚對談、實際下田工作後,才瞭解農人不願意放棄田產的心情。」而在初賽表演結束後,陳億豪也轉變心情,認為這部戲不能僅只是一場表演,而應該成為一個工具,讓更多人去思考土地徵收背後的公共利益問題。

許多參與演出的同學,則是因為這部戲有了許多改變,飾演高球秘書的高夢妘說,過去她很討厭彰化這個地方,感覺人很粗鄙,講話也沒文化。「但是這部7成以上台語發音的戲,讓我發現在地人可以用這麼純樸的語言表達這麼可愛的感情。」

7911870146_5096216186_k  

「國中時我曾經看過縣長卓伯源的宣傳看板上,羅列出中科四期的各種優點。」高夢妘說,當時她並沒有深入瞭解這個議題,一直到參與這部戲,才開始思考地方發展的問題,「雖然彰化比起台北,不論是在教育資源或是經濟發展上都差了一大截,但是它卻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我很擔心所謂的高科技進駐後,未來十年我的故鄉將長的完全不一樣。」

而這部結合地方議題的戲劇,也在戲劇節中入圍9項,最後獲得「評審團大獎」等四個獎。另外因為評審之一與台灣農村陣線熟識,因此透過關係由溪州鄉公所邀請戲劇社同學到溪州進行表演,鼓舞當地反抗中科四期搶奪農業用水長達5百多天的農民們。

演出當天許多當地農民攜家帶眷前往觀賞,長期投注在反搶水運動中的詩人吳晟,以及關注土地徵收議題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到場。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表演結束,徐世榮激動的起身鼓掌,感慨學生們真是太了不起,把農民面對徵收時的無助與無奈描寫的深刻動人,徐世榮也強調,「這些孩子小小年記就願意為社會做這麼多事,而不是僅成為一台讀書的機器」當小孩子們睜大眼睛看著大人的所作所為時,這個社會上的大人更應該小心謹慎,不要讓小孩們看不起。

溪州鄉長黃盛祿則是哽咽表示,溪州反中科搶水的5百多個日子,一直有在地鄉親一路陪伴,而今天看到年輕人透過表演表達對故鄉的關心,讓他們更堅定守護土地的選擇。

由於許多學生已屆臨高三,課業壓力讓他們無法安排更多場的巡迴表演,溪州公演也成為現階段最後一次公開演出。「但這次演出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我們的表演內容,與在地的處境有很大的關連。」張育嘉說,透過表演,當地農民可以感覺到自己受到重視,外面有人也在關心和支持他們。「雖然我們只是高中生,但我們還是很想關心這些議題,用我們的方式來協助。」而面對學生們的努力,台下觀眾則是報以熱烈的掌聲。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