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六輕建廠超過十年,當地居民健康與環境則是每況愈下,4日環保署召開「100年度六輕相關計畫之特定有害空氣污染物所致健康風險評估計畫報告」審查會議,公開六輕委託學者進行的長期健康風險評估研究報告,而報告結論指出經過模擬分析後,六輕20公里內總致癌風險高達2.76*10-5,高於一般致癌風險10-6。而環保團體也指出,這份報告模擬數據遠低於實際測量濃度,因此模擬結果恐低估10倍以上,為求確認報告正確性,環保團體也要求環保署將雲林縣政府委託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國際衛生研究中心主任詹長權進行的流行病學調查報告合併審查。

根據六輕委託成大環境醫學研究所教授李俊璋進行的健康風險評估報告,各物質年平均最大著地濃度多集中在下風處的麥寮鄉與台西鄉,其中氯乙烯最大值濃度位於麥寮鄉,而濃度高達1.0026ppb;苯的最大濃度則出現在台西鄉,濃度高達0.825ppb。

而透過多介質模式評估,加總13化學物質進入人體的路徑,最後模擬出的致癌風險估算結果分別是:台西鄉、四湖鄉致癌風險高達3.47*10-5,麥寮鄉風險則為2.76*10-5,風險數值第三高的東勢鄉則高達8.33*10-6,大城鄉則有2.55*10-6的致癌風險。崙背鄉、褒忠鄉及其他鄉鎮也有1.87*10-6的致癌風險。而六輕20公里範圍內各鄉鎮的總致癌風險則高達2.76*10-5

不過即使六輕做出的報告中,致癌風險相較一般致癌風險10-6已偏高,但環保團體仍質疑有低估的問題,雲林環保聯盟理事長張子見指出,六輕的模擬最大著地濃度,相較於實測所得的著地最大濃度來的低,平均濃度也和實測所得差距十倍,評估所得致癌風險也有低估的問題,實際上的致癌風險恐怕已經超過10-4

環評委員龍世俊也強調,這次報告中六輕使用梧棲和板橋的氣象站資料,但因梧棲氣象狀況和麥寮不同,因此有可能會高估擴散狀況。而板橋測站地形地貌和麥寮當地也差很多,在模擬上會產生極大誤差,因此委員建議六輕在進行評估時,氣象資料應該用當地的風向資料。

另外也有委員質疑,這次的報告是以六輕運轉後來進行計算,也就是以運轉率高達8成時去推估運轉最大量的排放量,但是卻沒有和六輕未建廠時去做比對,因此無法得知運轉後造成的影響有多大。由於雲林縣政府也委託詹長權進行當地流行病學調查,而六輕委託的報告中也有對於流行病學進行評估,因此委員也強調,應該將兩份報告進行一個交叉比對。

而曾參與六輕總體檢的環評委員許惠悰也指出,這次報告僅針對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排放進行致癌風險評估,但六輕設廠其實還帶來許多重金屬與戴奧辛的增加,這些都是致癌的因素,因此後續也應該再把這些物質評估一併納入。

雲林縣環保局局長葉德惠也質疑,就算只針對169種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來做評估,但也只做了其中的30多種,並沒有全部都做,六輕應該說清楚為什麼只選擇了這些物質,而沒有將其他物質的影響納入。

不過在專案小組審查前,環保署卻是以六輕提供的報告內容作為基礎來反駁環保團體的質疑,也讓環保團體憤怒,認為在審查有結果前,環保署怎可以未審先判,拿六輕的資料反駁民間團體,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也質疑,環保署的行為讓人懷疑它到底是全民的環保署還是六輕的環保署。

而對於成大環境醫學研究所教授李俊璋同為環評委員卻接受企業委託進行研究,立委田秋堇也質疑李俊璋本身是否有做到利益迴避,而陳椒華也認為,李俊璋作為環評委員中唯一的公衛專業學者,就算他做到利益迴避,在六輕相關審查上都沒有參與審查,但也同時讓審查中缺少了公衛專家在場,導致相關意見闕如,讓六輕擴廠一再過關。環保團體也強調,環保署應該召開專家會議,邀集公共衛生與健康風險的相關學者,針對詹長權和李俊璋的兩份報告一起進行評估。

創作者介紹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