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森文大哥告別式那天,我去他兒子張元豪的房子看望彭秀春大姐。一早出門讓人很疲累,靠在柱子上不小心開始打瞌睡。

醒來後A靠了過來,告訴我她最近遇到的勞資爭議。A前一陣子到公共電視工作,當時契約明訂是派遣工作,那時我問她,勞健保等基本保障都有嗎?她說,有。但工作一陣後才發現,和公視簽約的派遣公司,年底就約期屆滿,而新的派遣公司還沒找到,所以這些派遣人員的勞動契約不知道要轉移到那邊去。

原本派遣公司和派遣工的勞動契約中,明訂會有年終獎金。不過對派遣公司來說,勞動契約怎麼寫又怎樣,反正是公視要付錢,年終就算十二個月也和它無關,它反正有收到兩成的服務費即可。

但是年底約滿、尚未有新派遣公司的狀況,突然突顯出一個矛盾──年終還給不給呀??畢竟年底還沒到發年終的時候,而且過去都是派遣公司有支出,公視才會撥款,所以是要先有「既成事實」,才有給錢這件事。那年底就要走人的公司,當然不會遇到要發年終這個「事實」。

「派遣公司現在就有點擺爛啊,他們說會有新公司來給年終」,A略顯氣憤的說。和熟悉勞動相關法令的黑狗兄討論後,黑狗兄建議A這類派遣工應該要咬緊派遣公司,而不要去拉扯公視給不給錢的問題,「畢竟勞動契約已經明訂要給,簽約的那方就得給。公視給不給錢是它和公視的事情,關員工屁事。」詢問勞委會以後,勞委會給的回應和黑狗兄的想法一致,都認為簽約後就是保障薪資,若沒有給就是違反契約。

雖然勞動契約的權利義務關係暫時算是確認了,但是派遣工的勞動保障,卻還是一個未知數。經過公視內部員工的爭取,高層目前願意以人力盤點的方式,將有需求的人力納編為正式人員,至於其餘人力,則會依法資遣。

但這裡出現幾個問題,包括所謂的依法資遣到底要怎麼計算?會把待在公視的實際工作年份當成年資計算資遣費嗎?另外所謂的「人力盤點」又該如何去判斷一個工作職務究竟有沒有需求?或者這只是另一次的年底大清倉,把年資高的人清走以後再繼續用派遣?

由於原民台明年將要脫離公廣集團,因此早先一步開始進行人力盤點。A說,許多當時由公視調撥出去的人力,現在得要回到公視內部,而公視高層也要求各部門開出職缺。「至於原民台內部,盤點完後還是有十多名派遣,都不知道為什麼這十多個職務要用派遣。」

那天和A通電話,她說派遣員工之間還沒有一個共識,加上原民台的狀況和公視、客台又不一樣,員工間的整合更加複雜。更不用說許多派遣員工在公視做了五年、八年,不但有家累還有房貸,面對人力盤點只能選擇乖一點,期待自己可以被納編。「畢竟年底人力盤點出爐,萬一失業,連年都不知道要怎麼,壓力真的很大」,A無奈的說。

好久以前的一部電影──「舞動人生」(Billy Elliot),描寫英國北方一個礦業小鎮,一位十一歲的男孩Billy懷抱著芭蕾舞夢,瞞著父親假裝去上足球課,其實是去學跳舞。電影一開頭是礦區的罷工,工人吆喝著不要搭上接駁巴士,男主角的父親和哥哥都在罷工行列,堅定的準備以罷工行動促使資方與勞工談判。

知道兒子喜歡跳舞的父親,從生氣到接受(這邊我就不多說了,有興趣可以自己去看片)。然後某一天,父親放棄罷工默默坐上接駁巴士,因為他要籌措給兒子去倫敦考試的費用,讓他實現夢想,站在外面的哥哥看見後無法諒解,跑進去礦區找爸爸理論,爸爸哭著說,「billy真的是個天才,我們不能扼殺他的希望」,然後兩人抱著一起哭。

其實電影還有很多東西,但我後來只記得這一部份,一個希望兒子不要和自己一樣當礦工的父親,只能選擇向資方低頭,這中間有多少無奈和掙扎呀,而他們為了家人,又犧牲了多少多東西呀。

想起公共電視的問題,還有許多依靠一份派遣薪資養家的人,在台灣這樣一個制度極度偏袒資方的地方,必須承受生活壓力的勞工究竟該怎麼辦。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