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日本福島核災引發全球關注,也讓核電廠附近的居民,成為有家歸不得的災民。長期參與反核活動的福島電廠鄰近居民──大賀絢子,遠赴台灣分享她們在福島核災的歷程以及地方反核的經驗,並且將參與民間團體舉辦的430反核大遊行。

今年38歲的大賀絢子居住在距離福島核電廠5公里處的大熊町從事有機農業生產。20歲左右,大賀絢子投入反核運動,與福島核電廠附近的居民開始有了交流,一直到16年前,大賀絢子準備投入農業生產,因此搬到福島附近,有了自己的房子與田地。

「本來我們16號要搬進距離核電場8公里新家,但11號卻發生了地震。」地震當天新家沒有太多損壞,不過附近地區卻停水停電,因此無法獲得關於地震、海嘯或核電廠的相關訊息。

「海嘯過後一起參加反核的朋友告訴我,核電廠的柴油發電機都失靈了。」大賀絢子說,因為他們早預料核電廠遲早會發生大事,所以車上都放有避難用品。她和丈夫也決定往南走,獲得更多關於核電廠的消息後,說服鄰居趕緊離開住家。

11日當天晚上9點半,大賀絢子逃到福島南方約45公里外的盤城,聽到政府開始撤離電廠鄰近3公里居民。第二天到了距離電廠100公里遠外的親戚家,得知核電廠發生氫爆,而政府也在當天(12日)上午5點多要求10公里內民眾撤離,而撤離的動作一直到下午2點才全數完成,光是她所居住的大熊町便撤離了1萬1千人,之後又撤離20公里內的居民,總共約7.2萬人。

「由於1999年日本發生輻射外洩事件,因此2000年開始,日本每年都有一次防災演習。」大賀絢子表示,這些演習主要針對核電廠10公里內的居民,但實際參與的只有公務人員,以及距離電廠1、2百公尺的居民。而且防災演習僅著重在核子事故上,對於複合式災難卻沒有任何準備,對於日本政府在福島氫爆後的撤離速度,大賀絢子認為已做得不錯。

雖然撤離迅速,但日本政府在輻射檢測方面卻讓大賀絢子感到不滿。早在25年前車諾堡事件發生時,日本許多農產品都遭到污染,不過因為當時遠低於警戒標準,所以日本政府並沒有禁止民眾食用。大賀絢子表示,當時她3歲的妹妹也吃了不少受污染的東西。直到事件發生後半年大賀絢子才知道,不少推廣有機農業的農夫,整整一個月將他們的農產品銷毀,避免傷害消費者。但政府卻沒有告訴他們這些農產品的風險。

面對這次福島核災,大賀絢子表示,「日本政府根本沒有從車諾堡的事件中學到教訓!」她指出,當時的輻射污染已經證明,隨著氣候和地形的改變,輻射污染將會在不同區域出現熱點。但是這次日本政府卻沒有針對這些熱點區域提出警告。

大賀絢子表示,雖然日本政府有針對福島線的農產品進行抽檢,但是這些抽驗點並不一定是輻射污染的熱點,換句話說,這些抽樣不一定具有代表性。「目前抽檢產品的輻射值,只要連續三個星期都低於標準值,全縣的產品都可以過關。但是可能有許多熱點內的產品都是不安全的,卻沒有被檢驗出來。」雖然有車諾堡的前車之鑑,但大賀絢子認為,日本政府在福島核災事件中,對於農產品的安全檢查卻過於寬鬆。

福島核災讓附近農民損失慘重,26日許多當地農民前往東京電力公司抗議,要求東店全數賠償。而東京也有消費者發起購買福島農產品以支持農民的行動,不過相較於之前,福島農產明顯銷售量下滑。而目前福島電廠30公里內的居民,幾乎已全數撤離家園。

「對於日本核災造成鄰近國家的不安,我感到很抱歉!」大賀絢子說,目前福島縣民過得很痛苦,根本不知道哪天才能重回家園,「我由衷的希望,台灣人民不要遇上類似的災難,也希望自己有能力能夠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