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台灣西南沿海地層下陷嚴重危及高鐵安全,工程會主委李鴻源表示,地層若持續下陷,高鐵恐怕只能撐10年。為了解決地層下陷問題,行政院將在17日召開跨部會會議研商對策。地層下陷問題凸顯水資源分配不均,學者建議應該讓用水大戶自行找水。而屏東科技大學土木系主任丁澈士則建議,有效管理地下水使用,並且以人工方式補助地下水,才能維持用水的收支平衡。

李鴻源日前表示,西南地區地層下陷面積高達1400平方公里,目前最嚴重區域出現在彰化溪州、雲林雲林土庫及元長,最嚴重者一年下陷7公分。目前自來水公司每天在雲林地區抽取地下水12至14萬噸,在彰化抽取28萬噸。

因為地表水不足,目前水公司仍必須抽取深層地下水供應雲彰地區用水。水利署長楊偉甫表示,2014年湖山水庫完工後,將會要求自來水公司全面封井。另外水利署將於兩個月內研擬對策與行動方案,希望到2020年,雲彰地區抽取地下水量減半。

而農委會農田水利處則表示,對彰化溪州、雲林虎尾、元長、西螺、土庫等地層下陷地區,農委會將在3年內優先封深水井,至於其他深度少於150公尺的水利會水井,也將在10年內封井。農委會強調會找到替代且足夠的地面水源才封井,不會影響農作與農民用水的權益。

不過水利署副署長揚豐榮則表示,湖山水庫蓄水量6千噸,不足以替代地下水,要封井減少地下水抽取量,至少得先找到可替代的地表水。另外他也指出,農民自打的抽水井,大多都是抽取淺層地下水,對地層下陷影響不大,將農業用井封起來對農民不太公平。

而對於政府機關以封井減少抽取地下水做為改善手段,彰化環保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則表示,西南地區水資源分配不均才是最大主因,他指出,原本濁水溪的水供應了農業用水,並且補助了地下水源,但是集集攔河堰卻把水截走,導致下游河床乾枯、揚塵嚴重,嚴重影響附近居民健康和鄰近生態。而且缺乏濁水溪的水補注地下水,卻持續抽取地下水,入不敷出最後導致地層下陷。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也表示,工程會提出要做整體水資源調配和檢討產業,可見工程會已經知道地層下陷的原因出在水資源分配上,「到底哪些產業是用水大戶,工程會應該說清楚。另外政府也應該有魄力一點,要求這些用水大戶以海水淡化等技術自行找水。」

蔡培慧也質疑,彰化溪洲已被點名為地層下陷嚴重地區,中科四期還要搶溪州的水,究竟合不合理?她建議中科應該以海淡方式供水,否則只會加重地層下陷問題。

另外丁澈士也表示,由於台灣對於民生、農業和工業用水都沒有管理,結果根本不知道用了多少、又抽了多少地下水,「就好像一個家庭沒有在管理支出,結果大家一起揮霍。管理問題沒有解決,再多水都不夠用」

他建議,政府應該以地下水庫方式,讓水資源儲存在地下,同時有效管理水資源使用,並且針對高耗水產業增加租稅,將這些稅收拿去補助地下水,才能讓水資源生生不息。

不同於水利單位以水庫儲存地表水,丁澈士強調,地下儲水量是地表儲水量的100倍,而且原本混濁的地表水經過地底後,還能達到過濾的效果。以屏東林邊溪上游的二峰圳為例,即使地表水混濁,但下游水圳的水仍然相當清澈。

不過楊豐榮反駁,地下水庫有執行上的困難,「就像我們為什麼太陽能量這麼大,我們還要用核電,因為太陽能在取用上有困難啊。」他強調,地下水庫無法穩定供給家庭與工業用水,還是地表水才是穩定長遠且便宜的水資源來源。

其實二峰圳從日據時期以來,一直穩定供應下游灌溉,丁澈士感嘆,台灣西南沿海一帶都有適合複製二峰圳水利工程的地形,不過台灣的水利單位並沒有積極研究可行性,只想畢其功於一役以水庫解決水資源問題,沒有思考水資源的多元利用

另外蔡嘉陽與丁澈士一致認為,水價過低也是必須檢討的問題。蔡嘉陽強調,由於工業用水水價低廉,以六輕為例一度水才3.5元,而且就算六輕超用水,頂多也只是罰款。也因為水價無法反映成本,讓企業不思考節水的方式,或水資源的循環利用。蔡嘉陽也強調,水價上漲並非偽齊頭式的要求每個人都漲價,而是分量調漲,由高耗水的產業率先負擔水資源的開發成本,才能讓企業主動改善技術、減少用水。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