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勞保基金恐面臨倒閉,加上政府拿退基金進行投資卻虧損2億,引發民眾對於勞退制度信心全失。7日立委劉建國邀請工會組織與專家學者共同召開公聽會,討論勞保基金制度修訂,會中學者多傾向提高保費費率、穩定所得替代率方式改革,但保險人、工會成員卻希望能由政府撥補虧損,而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僅表示會再將各方意見帶回。

根據精算結果,勞保基金恐在2027年時結餘不足以支應當年支出,引發基金倒閉危機,也造成許多民眾前往關心詢問甚至要求提前領回的擠兌現象。對此勞委會解釋,由於勞保費率長期低收,因此存在鉅額潛藏債務,根據精算結果,如果要補平目前7兆多潛藏債務,費率恐怕要提高到27.84%。

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也強調,目前勞委會承諾3個月內提出解決方案,目前不排除朝檢討所得替代率、保險費率、平均月投保薪資、政府挹注資源和基金投資績效等方面考量。

對於勞保基金出現問題,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王儷玲表示,與全世界的相關制度比較,台灣最大的問題出現在人口結構的變化上。王儷玲強調,如果我們希望維持所得替代率在7成左右,其中勞保基金佔4成、勞退佔3成,「如果要能達成這樣的目標,就必須逐年調升保費費率1%,並且將所得替代率保持在穩定水平。勞保基金每年補回3%至5%,10年後虧損就補回來了。」王儷玲也強調,每一年政府都應該能夠向民眾保證,勞保基金至少30年內不會倒,年輕人才會有持續繳費的意願。

銘傳大學管理研究所教授黃慶堂則指出,目前勞委會考慮降低所得替代率,但是以投保金額43900元的人和投保金額25000的人相比,前者每月可領回20000元,後者則是10000元,假設所得替代率打8折,前者只能拿到16000元,後者則是80000元,「表面上看起來前者損失較多,但實際上投保金額達上限的人,可能領取的薪資是超過43900元的,也比較有能力自行購買商業保險,因此他面對所得替代率下降的承受力也相對較大。」

黃慶堂強調,反觀投保金額25000元的人,卻只有較小的風險抵抗力,因此如果今天齊頭式的調降了所得替代率,對於領基本工資的勞工來說將會造成較大的衝擊如果要從降低所得替代率著手,「應該考慮分級調降所得替代率,讓投保薪資高的人領的少一點。」

淡江大學保險學系教授郝充仁也認為,所得高者應該採取「累退」方式來計算保費,繳的多但領的少,等於另一種形式的財務重分配。另外郝充仁也以瑞典「確定提撥制」(Notional Defined Contribution,NDC)為例,由於被保險人在退休前並非均有足夠的所得提供老年退休後的適當給付,因此,NDC 制必須透過各種低收入援助制度補充其不足,透過政府的一般稅收或補助方式籌措其財源。他認為政府應該參考瑞典制度,由政府提供穩定補充,消減年輕人的擔憂。

而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郭明政則是強烈質疑「潛藏債務」的真實性,他認為勞保基金屬於社會保險,而只有商業保險才需要透過精算計算債務問題。他強調勞保基金以隨收隨付、收多少付多少的方式來運作,並不會存在債務危機,如果有需要就應該是提高保費費率讓收支達到平衡。

但調高費率首先影響保險人,加上勞工已對勞保基金喪失信心,台中直轄市總工會秘書長林杰宏直言,調高費率或降低給付都是目前行政作為中最簡單的方式,但實際上2008年修法時立法院便以達成附帶決議,要求行政院分10年編列預算逐年撥補潛藏債務,就算只撥補過去一次請領造成的潛藏債務,也能夠延後勞保基金破產的年限。他強調,提高費率悍將低給付應該是最後的手段,政府應該在窮盡其他改革方式、別無他法後再提出這樣的政策。全國工人總工會理事長張家銘也強調,勞工團體的訴求就是政府撥補並且修法,承擔最後責任,之後再回頭檢討保險本身的問題。

對於各方意見,郭芳煜僅表示將會帶回研商,而立委田秋堇則提醒,政府逐年撥補還是得要從全民納稅錢中提出預算,如果財務來源有問題,即便修法要求撥補也沒用,換句話說健全整體財政才有可能支持勞保基金。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