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桃園八德國中校園霸凌引發各界關注,加上校方處理態度消極,讓教師聯署要求撤換校長。但教育部面對霸凌行為,卻是以「警力進駐」校園為手段,讓民間團體感嘆,學校需要的是專業協助,不是以暴制暴。

23日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人本教育基金會等民間團體與立委共同召開記者會,要求教育部清查目前國中小專任輔導人力配置情況;且成立「充實校園社工人力方案」,每年投資10至20億預算在補足專業人力上。

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指出,校園內升學主義當道,讓整個校園成為一個巨大的壓力鍋,老師與學生在裡頭,找不到壓力宣洩的出口。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說,許多小孩在課業無法獲得肯定,結果學校又將許多藝能課程都拿去做教學或考試,讓這些小孩也無法在學校獲得「生活教育」,導致他們向其他方向尋求自我肯定。

全國教師協會諮商輔導處主任李培裕也指出,根據第一線教師的觀察,許多成為施暴者的學生,家庭功能都相對不健全。而學校也沒有資源協助老師進行家訪,了解學生情況。這些學生可能伴隨著課業表現不理想,逐漸群聚在一起,共同排擠成績比較好的小孩。或者有外界的黑道吸收他們,導致偏差行為的加重。

雖然學校配有輔導老師,不過人力卻相當缺乏,立委田秋堇表示,平均約5百名學生才搭配一名輔導老師,加上許多輔導老師都是代課老師,還得要兼行政工作,學生有需要時根本無法找到人。

李培裕也強調,雖然教師有辦法處理第一級的霸凌,在事件發生的當下進行處理。但是面對學生家庭的結構問題,還是需要社工專業人員來協助進行處遇和介入性輔導。葉大華也認為,社工可以進行社會資源的整合,「社區行的社工多在處理避免暴力複製、幫派解組的工作,而這些經驗可以帶入校園。」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舉例,人本曾經與板橋十多個學校合作,每校由一名專業老師和十名志工共同輔導校內行為偏差的學生,透過「生活輔導計畫」培養正向的循環。馮喬蘭說,許多透過輔導的學生,行為偏差得到矯正。如何建全校內輔導及支持人力,才是解決霸凌結構的方式。

根據統計,全台灣僅有5個縣市配有學校社工,人數總計55名,比起歐美或香港的社工學生人數比,台灣學校至少還得再聘用1271至2542個志工。由於目前校園聘用社工並無法源依據,李培裕強調,民間團體也已積極推動修法,現行一讀通過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中已要求各縣市教育主管機關設置社工人員或專任輔導員。

立委趙麗雲強調,霸凌存在各個國家,根據美國的研究,霸凌是整個社會公共衛生的問題,並非單一校園的突發事件。但是目前教育部的作法只想「究責」,找出幾個應該負責的人懲處,卻沒有打算解決解構問題。但校園需要的不是警力,應該是專業人士。

不過對於民間團體提出引進專業人士的要求,教育部卻沒有給予明確回應,馮蘭橋諷刺,「教育部目前只把對抗霸凌提升到抗SARS的層級!」憂心這些孩子沒有在小時候便矯正偏差行為,田秋堇也呼籲教育部,「經營學校比蓋監獄還便宜,應該把資源放在校園裡。」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