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陳長文為重度身障的兒子請命,希望能夠延長外籍看護的工作年限。但民間團體表示,這個個案凸顯的是台灣長期照護體制的不足,政府應該思考如何投入資金和人力在長照政策上,而非便宜行事以延長外籍看護年限,做為解決的方式。

4日立委陳節如與社福團體共同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健全福利制度,讓每個有需要的家庭都能獲得照護資源。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首先表示,台灣的移工政策表現出台灣的文明程度,許多看護工一個月領不到最低薪資15840元,工作時間卻相當長。就是因為工資低、工時長,政府便將引進看護工當成解決福利需求的方法。

孫友聯質疑,以引進移工作為解決方法,但是許多家中也有人需要照顧的勞工階級有能力負擔看護工嗎?政府如果沒有回頭檢視目前福利政策的漏洞,等於忽略了其他無力聘請看護工,但有長照需求的民眾。

加上引進移工的管理制度紊亂,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吳玉琴指出,目前外籍看護工人數為182477人,但實際可申請看護工的約有157571人,扣掉入住機構的73902人,一共有近9萬的看護工不是在做看護工作。

吳玉琴也質疑,移工聘僱期限延長至12年,但是陳長文的兒子並不會只需要這3年的照顧,一旦時間又到,要如何解決?根本的方法還是回歸長照制度的建立,才能避免移工離開的問題。

家中同樣也有一位中度多重障礙小孩需要照顧的立委陳節如表示,重殘者的照顧需要協調安排,並非將責任全部丟到一個人身上。目前對於有長期照護需要的家庭,每個縣市都有身心障礙者個案管理中心,可以到個管中心登錄開案後,由社工員評估家庭狀況再評估如何引介資源。要維持個管中心與社福福利資源良好運作,還是必須回歸政府在政策上提供穩定的資源。

未來台灣有長照需求的人將會越來越多,因為少子化的關係,這些老年人口可能沒有子女能幫忙照顧,因此發展完整的長照政策有其必要。不過翻開政府的預算,卻能發現社會福利預算不增反減,而長照政策上也是逐年刪減預算。

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也強調,就是因為現在缺乏日間臨托的系統,因此陳長文必須請一個台籍家教教導兒子,同時聘請一位看護工整天照顧。但是目前長照制度只有72小時的居家服務可以申請,對於無力聘請看護工的家庭來說,一旦申請時數用罄,就必須自己想辦法。

加上「長期照顧十年計畫」明年度的預算僅有20億,居家服務和社區服務的補助被砍掉最多,導致不少團體無力提供服務,照護者也面臨失業,更不用說有需求的老人只能靜靜等待。

針對陳長文要求延長看護工年限,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組織部專員許家雋表示,雖然勞委會不斷強調移工只是補充性勞力,但實際上台灣社會對於便宜勞動力有相當大的需求。陳長文就是站在一個雇主的立場表達他的意見。

對於延長聘僱年限,移工團體認為,目前移工來台工作每三年必須出境一次重簽契約,這個過程讓仲介業者可以再賺一次仲介費,等於一個移工來台九年就付了三次仲介費,如果要延長年限,政府部門或許應該先思考如何保障勞動權益。

另外,許家雋也強調,台灣希望引進看護工,說穿了就是因為便宜又好用,真正重度需要全天候照顧的人並非多數,而且這些人需要的不只是看護,更是醫療資源。他也認為政府的確應該重新思考目前社會福利政策上的問題。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