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哉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今年37歲的松本哉,在東京杉並區高圓寺的北中通經營一間名為「素人之亂」的二手衣、電器買賣店,藉由分享彼此擁有的東西,逐漸形成一個貧窮人的關係網絡。對於素人之亂引起廣大迴響,松本哉表示,「其實我本來只想開3個月,沒想到狀況不錯,只好繼續下去了。」

2006年起,松本哉發動各種行動,反抗一些與一般人日常生活切身相關的規定。。對於這些行動,松本哉說,我們認為,社會被「主流」綁架了,大家都覺得只有「有名的人」說的話才能相信,這種況狀讓我們感到憤怒,因此才想以「素人」的姿態搞點東西。

素人之亂曾經發起的活動中,以2006年的反對《電器用品安全法》(PSE)為例,當時日本政府打算推動這項法案,讓沒有「PSE」標示的電器產品不能繼續生產製造。這項法案首先引起部分音樂人的關注,一但法案通過,他們慣常使用的電子產品未來可能無法維修。

而這項法案讓松本哉感到生氣,因為對於窮人而言,根本不可能隨意購買新的電器,一但法案通過,將會影響很多人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將影響二手電器買賣的生意。因此素人之亂在2006年的3月發起遊行抗議,而日本各地也陸續有不同的反對聲浪,最後促使日本政府在法案上有所讓步。

素人之亂究竟如何興起,松本哉表示,1995年政府放寬企業使用非典型勞動的限制,導致年輕人就業狀況不穩定,一直到2005年,每3個年輕人中,就有1個是非典勞動。經濟下滑、就業率低落,讓日本社會出現所謂的飛特族(僅靠打工過生活的人)以及尼特族(既不在學也沒有工作的人)。「這些人被視為社會亂源,但實際上製造這些人的卻是企業與政府。」

同為素人之亂成員的樋口拓朗表示,這些窮忙青年逐漸演變出兩種類型,一種是「相信靠自己努力總有一天也能過好日子」的人;另一種則是「已經不再相信政府的鬼話,只想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10多年下來,後者逐漸累積出一定的力量,發展出素人之亂這類反抗模式。

在日本年薪200萬日幣以下,就屬於貧窮人口,樋口表示,社會上所謂的窮人受到思想上的控制,被告知必須不斷賺錢,才有辦法改變生活,但是他們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被孤立起來。但是高圓寺的窮人不太一樣,大家願意彼此分享自己擁有的東西,這樣也可以幸福的生活。「我們想要讓貧窮人也能很有尊嚴的過生活。」

樋口拓朗  如果說所有的問題都源於「目前的社會狀態」,那麼想要改變,就得要反抗這樣的生活方式。松本哉說,「透過這些行動,我們想要逐步改變城市。」

  松本哉認為,雖然許多科技新貴可以賺多錢,但是他們根本沒時間過生活,另外一些有錢人,為了維持社交圈的人際關係,必須花大錢搞排場,賺的越多花的越多,這些人看起來有錢,卻相當不自由,其實他們也都很貧窮。

「核災之後,許多人想要逃離東京,但真正有辦法移動的,只有那些不用工作就能生活的有錢人,和我們這些整天沒事作的窮人。」松本哉表示,剩下中間一大群為了工作而忙碌的人,其實都被限制的移動的自由。他認為,這些時間受到束縛的「窮人」,都應該加入他們的反叛行列。

這次邀請素人之亂來台的諾努客行動隊,成員之一的楊子頡表示,2008年開始,他們一直關注素人之亂,彼此也有通信聯絡。素人之亂的活動,讓他們思考如何創造一個「我朋友願意來的運動」,讓年輕人可以在城市和運動中,都有「一席之地」。

反抗只是一個面向,最終不論是素人之亂或諾努客,都希望能夠顛覆目前的「生活型態」,試著用自己的方法去創造生活。「畢竟大家不想創造東西,只想消費別人創造的,勢必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但如果嘗試DIY,卻能夠用很少金錢過著富足的生活。」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