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去年多起土地徵收案例引發農民抗爭,民間專家學者與法界人士呼籲修改土地徵收條例。但一年過去,土徵惡法仍然持續橫行,鯨吞蠶食農民土地。29日竹北地區因「璞玉計畫」而恐面臨區段徵收的農民,一大早北上赴總統府陳情,要求立即停止農田徵收,並且全面檢討土地徵收條例的問題。

璞玉計畫是前新竹縣長林光華任內,因應竹北地區快速都市化及高鐵場站發展的態勢而開始推動的都市計畫。該計畫納入高鐵特定區周邊的非都市土地,包括竹北東海里、溢口里、十興里和芎林下山村共447頃土地。

2000年時,璞玉計畫由新竹縣政府和交大聯合主導,當時由交大負責高鐵新竹站周邊非都市土地的開發規劃,計畫成立產業專區,並承諾協助地方政府後續的招商,同時交大也可無償取得專區內的土地做為新校區。

但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由於台灣的大學浮濫設立分校,導致地方政府與大學共同施壓、強徵土地,而大量徵收土地後卻又經營不善。因此教育部早已明文規定各大學不得再設立分校,交大遂將原本預計作為「交大校區」的計畫,更名為「交大園區」。

而447公頃的土地除了交大的40公頃用地,另外還有80公頃的IC設計園區,剩下3百多公頃則全部劃為住宅區與商業區。台灣農村陣線成員陳平軒指出,住宅區規劃有國際示範社區,而這個廣大的住宅區規劃,也吸引不少投機客,近年在當地大量收購土地。

土地徵收後雖然居民可以獲得補償,但補償辦法卻充滿了陷阱。依照法令規定,開發單位至少必須提撥40%的土地作為抵價地,讓遭到徵收的居民可以換地。陳平軒指出,居民究竟可以換到多少地,是依據持有的權利價值去換算,也就是說如果居民有100元的補償費,而總補償費是1000元,居民便有1/10的補償比例。若抵價地的總評定地價是5000元,那麼居民的權利價值就是500元,居民得用這500元去配換邸價地。

居民當然也可以選擇評定價格較低的土地去交換,以換得較大面積的土地,但是這些土地可能位在區位較差的地段,例如變電所、污水處理廠,或者是墳墓邊。更不用說抵價地的評定地價是可以被操弄,因此居民往往無法換回他的原居地。陳平軒強調,抵價地的概念是建立在土地商品化的前提下,但對於農民而言,土地是否適合種質、土質如何等,都是重要的條件,但這些價值卻不會反映在價格上。

目前案子的主要計畫已通過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的審查,但因為2009年區委會審查時發現書面資料與實際開發內容不符,因此區委會作出「原則上同意」的結論,並要求開發單位必須前往當地再度召開說明會。

補辦的說明會在去年6月22日召開,當地居民表示,說明會開始前有30多人登記發言,結果會開到一半突然停電,還有十多人沒發言,主席卻宣布散會,之後就當作已召開說明會。對程序的輕忽,讓居民痛批根本只是做做樣子,對於居民發言一點也不重視。

璞玉計畫讓交大可以無償獲得40公頃區為最好的土地,縣政府則可以得到15%至20%的配餘地,而農民卻得被迫離開自己守了一輩子的家園。最讓農民義憤填膺的是,整個計畫推動過程不夠透明,就連細部計畫在縣政府通過,居民都不知道。

被徵收的447公頃中大多是優質農田,日治時期種的是專門供應日本天皇的貢米,當地居民表示,當地的水質沒有被污染,加上東海、下山等地都是黑砂地質,種出的蓬萊米口感特別好,也深受日本人青睞。居民張先生表示,每個人每天三餐都要吃米,沒有農田,以後全靠進口,別人漲價我們也得買,「沒有農田,以後等著絕路!」

除了程序中民眾參與不足,台北大學城鄉發展與不動產副教授痛批,這個被列為國家重大建設之一的璞玉計畫,根本只是一個都市計畫案,不是什麼國家重大建設。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也指出,當地自救會曾發文詢問各廠商的設廠意願,結果共有文佳與偉詮兩間公司回文表示沒有進駐意願。因此整個台經園區的土地面積需求根本沒有這麼多。

另外縣政府以各種名目新定都市計畫,大量徵收土地,廖本全指出,根據經建會的統計,台灣2000年的都市用地已可容納2400萬人,2007年的都市用地則可容納2542.7萬人,全台灣人口早可以遷居都市,台灣根本沒有繼續劃設都市用地的需要。

「都委會首先應該去問問,竹北地區目前都市地區閒置空間有多少、還有必要繼續新定都市計畫嗎?」廖本全表示,就是因為上位問題沒有先被釐清,而都委會只關心細部規劃,才會讓一個沒有必要性的案子通過。

由於璞玉計畫在公益性和必要性上都沒有充分理由,讓當地居民憤而前往總統府陳情。總統府總統府陳情科科長陳瑪莉出面接見農民,接受陳情書並聆聽農民訴求。陳情民眾表示,雖然總統府方面態度良好,但感覺只是在安撫大家,後續會不會有正面作為,還有待觀察。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