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2010年綠黨市議員選舉得票率大幅提升,為了在立委選舉上更上層樓,綠黨提出中央組織改造,企圖透過加強中執委與秘書處的連帶,讓黨的運作更加順暢。不過在選民眼中,綠黨仍有其他更重要的問題必須先回答。

2008年綠黨參與大安區立委補選時,苦勞網特約記者孫窮理曾推出一系列報導,深度討論綠黨參選的處境以及他對綠黨參選的疑問。當時孫窮理提出兩個具體問題:綠黨提出的「政治代理人」公約究竟該如何操作,以及綠黨的候選人提名機制為何。

孫窮理表示,2008年選舉時,綠黨在登記參選當天才公佈「神秘候選人」,讓身為選民的他感覺錯愕,因此對於綠黨候選人推舉過程感到疑問。對此,綠黨秘書長張宏林表示,綠黨內部有個選舉小組,主要成員包括召集人、秘書長與中執委等,而任何黨員都有競逐「候選人」的權力,並由選舉小組審核是否符合資格。

萬一遇上同一選區有兩位候選人競爭,選舉小組也會希望候選人提出具體的政見,讓選舉小組進行比較和評估。不過雖然綠黨有一套程序審核候選人,孫窮理仍不解,「一個人以綠黨名義參選,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孫窮理質疑,由於這次組織改造爭議中,不斷有黨員提出某些參選人資格問題,可見綠黨之前一直沒有和黨員說清楚,「這個人為什麼可以代表綠黨。」

組織改造和候選人提名引發黨員不滿,可見黨內溝通程序出了問題。孫窮理表示,所謂的溝通並非單純的有個機制讓訊息往來即可,僅以「黨內有溝通管道」來回應黨員質疑,對黨員而言似乎還不夠。

另外候選人是否合適,關乎到綠黨本身的核心價值。孫窮理解釋,當綠黨有一個核心價值時,它推舉出來的候選人在政見與理念上必然與核心價值相符,或至少不相悖。這樣才能讓選民知道他們支持的到底是什麼,而不只是一個「符號」。孫窮理直言,在綠黨幾次選舉中,還看不出它的核心價值,「綠黨如果單純為了選上而參選,將會很危險。因為可能出現『湊人頭』的狀況。」

另一方面綠黨在2008年參選時提出「政治代理人」概念,認為「社運議題的推動,需要在政治部門落實」,由於多數環保團體不熟悉政治操作,因此綠黨可以成為這些團體在街頭和議會中間的橋樑。只是當時推出的「政治代理人」公約,就連綠黨長期合作的松菸公園催生聯盟都沒有簽署。

孫窮理表示,似乎綠黨參與議題的動機讓環保團體還無法信任。以這次市議員選舉綠黨候選人大動作在蘇花改環評前靜坐,引發長期參與蘇花改議題的團體有些不滿為例,孫窮理說,這牽涉到「收割」議題的疑慮,「如果綠黨與環保團體真的是夥伴關係,在任何動作前都應該取得這些團體的共識。」

「政治代理人需要長期的合作培養默契,但是綠黨這些動作,卻是傷害了與環保團體間的關係。」孫窮理表示,這或許代表綠黨不夠重視環保團體,反而更重視媒體效應後能產生的票源。「而這也是傳統政治的問題,政治人物的票源一旦不來自於你,他也就不理你了。」

回到這次組織改造引發的爭議,孫窮理認為,過去綠黨選擇邀請環保運動中知名的運動者擔任中執委,這樣的方式其實有助於綠黨落實「政治代理人」策略。「因為這些中執委本身在自己的議題上經營很久,可以成為綠黨和環保團體間的連帶。」

孫窮理表示,綠黨應該思考的,不是讓可以兼任秘書處工作的人同時擔任中執委,而是讓中執委加強他本身就有的功能。另一方面,由於綠黨的候選人也必須面對中執委,因此不可能隨意背棄環保團體。

市議員選舉結束,綠黨開出亮眼成績,但在下次選戰來臨前,綠黨必須將兩項疑問說清楚,才能避免既有選票的流失,同時開拓更多的選民。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