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政府提出「山地現代化」政策,讓原本居住在高山上的魯凱族好茶部落,從900公尺的高處遷徙下山。30多年過去,好茶部落卻從一處搬向另一處,遷移歷史就像台灣災難的回顧史。2010年經歷莫拉克風災、新好茶部落全毀後,好茶部落終於在屏東縣瑪家鄉Rinari(禮納里)安居。

4月4日好茶部落社區發展協會與台大城鄉基金會共同舉辦「重返舊好茶尋根活動」,帶領年輕族人重回古老的Kochapogan,探尋古老部落的文化根源與生命軌跡。

P4041327.JPG  【記者呂苡榕屏東報導】海拔900公尺左右的Kochapogan(古茶布安)是西魯凱族好茶部落的舊址,意謂「雲豹的傳人」的譯音。Kochapogan有6百年左右的歷史,因為保留著完整的石板屋,因此被政府指定為二級古蹟,也是原住民聚落中唯一被指定古蹟的地方。

Kochapogan至今仍無通電,部落使用的也都是山泉水,部落老人家說,原本國民政府打算幫他們接電,但後來要求遷村,所以作罷。一直到現在部落仍保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步調。

部落的後方,是一處水源地,水質清澈。部落的人說,小時候常在這裡游泳,許多年輕人回到這裡,也都會跑到水源地嬉戲。「這裡的水質特別好,煮東西就特別好吃。」部落的人說,即使到了現在,大家搬到Rinari(禮納里)的永久屋,仍有不少人喝不慣自來水的水質,堅持自己搬運山泉水來飲用。

要前往山上的Kochapogan,得從南隘寮溪旁的新好茶部落出發,沿著「井步山」向上攀爬,才有辦法見到這個被雲霧繚繞的古老部落所在地,這趟路程大約4、5個小時,不僅有綿延不絕的上坡路段,還得經歷一片岩石區,靠著手腳並用的方式,小心翼翼得爬上山,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掉落山谷裡。

部落的獵人說,井步山有許多長鬃山羊,因為這裡是山羊最愛的岩石地形。好茶部落青年會會長江振明說,曾經有一次他獨自上山,好不容易爬上岩盤,抬頭一看一隻長鬃山羊正對著他,「還好那山羊後來跑掉了,不然我也沒辦法在上面撐太久。」

P4041277.JPG  通過險峻的岩盤區,來到一處種有古老紅櫸木的平台。好茶部落的人說,看到紅櫸木就知道部落快到了,紅櫸木等於部落的大門口。由於紅櫸木所在地視野非常好,天氣晴朗時,沿著隘寮溪河口望去,甚至能夠看見高雄。也因為視野遼闊易守難攻,紅櫸木也成為部落巡守的崗哨,監視著對面的排灣族。

「因為魯凱與排灣的領地相鄰,彼此常有大小衝突發生,也會藉著獵人頭向對方示威。」部落的人說,獵到人頭時,也會先放在紅櫸木這片平台上讓對方看見,嚇阻敵對部落侵襲好茶。

從前Kochapogan的人必需徒步走到屏東縣的三地門鄉的水門,以交換貨物糧食,這趟路程大約需走上半天,也因為交通狀況不良,每當部落有人生病必需下山就醫,或者部落族人在山下過世時,都必需依靠年輕人幫忙搬運,加上部落小孩必需接受現代化教育,1978年左右,在政府「山地現代化」政策下,好茶部落也從Kochapogan遷到南隘溪畔的台地上,1979年Kochapogan最後一戶遷到了新好茶,準備在平地展開新生活,而Kochapogan,則繼續矗立在山林與黑暗中。

已經56歲的蔡陳桂金說,1975年她才剛結婚,住進丈夫蓋的新房子,房子是新式建築,外表用石板鋪成,內部則是鋼筋混凝土,空間比起早期的石板屋來的大,共有三個房間,是她和丈夫、公公,以及小叔夫妻共同居住的地方。「沒住幾年就要遷村,真的很捨不得。」江振明也說,當時部落裡的人養的牲畜,不是宰殺就是放生,因為沒辦法帶下山。

不過這次遷村卻沒有讓部落的人感到滿意,不少部落老人都認為,這片土地屬於沖積地,遲早會遭大水襲擊。1996年賀伯颱風來襲,新好茶共有八戶遭埋,4人死亡,江振明說,當時部落也出現遷村的聲音,不過最後在公民投票決議下,部落仍選擇留在原地。

2007年聖帕颱風侵台,為南台灣帶來豪雨,新好茶遇上土石流,30多戶房子被淹沒,大家也移往隘寮營區安置。一直到2009年的莫拉克颱風,新好茶因為上方堰塞湖潰堤,水氣飽滿的土石沖進新好茶,讓整個部落遭到掩埋,只剩下教堂殘存在被墊高的河床上。部落的人都說,新好茶只剩一根十字架。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