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就讀高二的堯堯,留著一個齊肩的可愛妹妹頭,偶爾會在社團活動表演時畫上眼影等彩妝,吸引台下觀眾目光。正值青春年華的她,也有一個要好的男朋友。除此之外,堯堯也是一個女性靈魂裝錯身體的生理男性。

「很小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應該是女生,以前還在生日時許願希望變成女孩。」堯堯說,一直到高中,因為沒有髮禁等問題,她才開始隨心所欲地留起長髮,並且打扮自己。求學過程中一直遇到異樣眼光,「國中的時候,有些學生會聚在樓梯間,看到我走過去就罵我。學校老師並沒有特別找我談這部份的問題,因為我念的是升學班,老師通常只管功課。」

除了在學校會遭到一些言語攻擊,堯堯也必須面臨家庭的壓力。「逢年過節的時候,平常比較少見面的親戚看到我,都會很驚訝,然後問我媽『怎麼會變這樣?』」堯堯說,因為親戚的詢問,也讓媽媽承受很多壓力,無法面對親戚眼光的媽媽,也會將這些壓力轉為怒氣,回到堯堯身上,一直到現在親戚才比較習慣她的樣子。

上了高中的堯堯開始在外型上有比較女性化的打扮,學校老師都知道她的狀況,但是卻沒有和她公開討論過,也沒有針對這樣的情形教育學生多元性別的概念。「有一次主任找我談話,他說很多老師擔心我這樣子,我才知道原來老師們私底下會討論我的問題。」不過老師大多抱持著消極的態度,認為只要沒出事就好了,「輔導室也只找我討論升學問題,很少討論其他的」。

雖然堯堯的班導師很理解她的狀況,對她也很好,但是並非所有的老師都是如此,堯堯的學姊說,有些老師私下會覺得她有病。而不少學生也會覺得她「怪怪的」,因為這種不理解而產生排擠,「私底下說她是死人妖,尤其是她交男朋友以後,也有人說『人妖幹麻學人家交男朋友』之類的話」。

由於校內多數人不了解該如何跟堯堯相處,因此在生活上也遭遇不少摩擦,例如使用廁所時,為了避開他人眼光,所以堯堯會選擇接近上課時間、人較少的時候在使用廁所。「有一次我和朋友在女廁聊天,後來我先離開,幾個別班的女生就說,『她幹麻進來啊!』」

畢業旅行時,老師也為了她該和男同學或女同學同寢而煩惱,最後仍然選擇與男同學同一間房,只是老師告訴她,她想到哪個房間都可以,如果覺得不自在,老師也可以另外幫他安排。

能夠支持堯堯以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歸功於身邊一群理解她的好朋友,「因為他們會鼓勵我,也會稱讚我打扮之後很可愛,讓我有自信。」堯堯說,還好有這些朋友,讓她走過國中時期的欺辱,相信自己過得好最重要。

學校進行性別教育這麼多年,對於她這類學生卻無法提供實質幫助,堯堯說,「輔導課或健教課其實都有敎,多元性別、尊重這些概念大家也都知道,但是有沒有打從心裡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