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專題報導】1991年11月,中華職棒二年總冠軍賽由上半季冠軍味全龍,迎戰下半季霸主統一獅,由於兩隊年度戰績相近,勝場數也都是聯盟最高的46場,因此冠軍賽前,球迷情緒沸騰。當時天公不作美,台北市立棒球場舉辦的總冠軍賽遇上滂沱大雨,讓球迷忍不住吶喊,「我們要巨蛋!」而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也政策性的決定將興建室內大型體育場。

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任內,原本提議將位於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台鐵縱貫線之間的「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規劃為大巨蛋,不過因松山菸廠產權歸屬省政府,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以拆除困難等理由拒絕。不過後來在馬英九當選台北市長後,宋楚瑜協商確認,同意將松山菸廠18公頃基地全數作為台北大巨蛋園區之用,並開始進行後續關廠與土地移交作業。

2002年馬英九將松山菸廠定位為「台北文化體育園區」,分為文化園區與體育園區。文化園區佔地約8公頃,包含已在2001年指定為市定古蹟的松山菸廠、飯店和辦公大樓,辦公大樓的主建築物部分,下方樓層運用為表演空間,樓上將出租為辦公用途,整體空間機能涵蓋商場、文創辦公室和文創主題旅館。由富邦建設與台灣大哥大合資成立的台北文創開發公司取得興建營運移轉(BOT)權,而BOT的權利金,將做為台北市古蹟保存與維修的經費。

體育園區的部份,則是至今爭議不斷的大巨蛋。2006年馬英九和遠雄建設簽署BOT合約。之後遠雄在2006年11月17日召開第一次說明會,但說明會中公佈的計畫圖讓大家傻眼,遠雄推出的規劃,是在體育園區內塞進一間大型商場、國際旅館和辦公大樓,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表示,與原本附近居民想像的森林公園中包裹著的大巨蛋,根本大相逕庭。

由於當時說明會選在信義區的博愛國小召開,加上時間又是一般上班日,因此參與的居民相當少,游藝說,後來在大家的要求下,遠雄才陸續又召開3次說明會,並且選在松山菸廠附近的新仁里,以及大巨蛋預定地正對面的光復國小召開。由於商業量體過大,因此說明會上,交通衝擊和商業設施等質疑不斷被提出。

同時是荒野保護協會成員的游藝說,2006年他參加台灣生態學會舉辦的環境苦行,當時活動中的講師提到台北地區的環境問題,就是大巨蛋開發案,遊行總領隊鍾丁茂老師說:「你們台北人很笨,居然會讓一個漂亮的綠地,成為水泥。」因為這句話,讓游藝參與這場打了近5年的戰役。

1937年興建的松山菸廠,引進當時工業村的概念,園區內有員工宿舍、育嬰室、托兒所、醫護室等設備,1939年正式投入生產捲菸,巔峰時期員工人數高達2千人、年產值210億,後來因為公賣改制、需求量下降等原因,1998年遷併台北菸廠。戰後松山菸廠內引進大量植栽,加上停產後,廠區內成為半自然的生態環境,加上廠內有水池,逐漸形成溼地生態系。

2007年1月在光復國小召開的說明會上,居民要求體育園區內要有森林公園,但說明會過了10多天,移樹工程卻陸續展開。「當時台北市政府標記了136棵受保護樹木,但其中70多顆都是瘦小的椰子或景觀樹種。但2003年通過的舊環評中,當時環評報告書列出老樹有435棵,包括日據時代即存在的白千層、蒲葵。」

游藝說,大部分被標記「受保護樹木」的樹都不在工程範圍內,相同樹種相同規格的老樹,在文化園區皆被列為保護樹木,在大巨蛋開發範圍的體育園區卻不受保護,讓居民感覺整個移植和保護認定在作業流程中有很大的問題。

由於遠雄簽約後變更開發內容超過10%以上,因此依法須重做環評,而環評審查結束前不得動工,在居民的抗議下,台北市環保局終於公開表示移樹工程屬違法行為。只是開罰單位是台北市環保局,而受罰單位則是台北市教育局,罰款用的是人民納稅錢,對台北市政府來說,根本無關痛癢。另外教育局也回頭修改2003年環評說明書內容,將移樹工程排除在施工內容之中,企圖讓暫停的移樹工程得以繼續。

雖然樹木保護委員會後來將認定應受保護樹木從163棵增加為209棵,但游藝氣憤表示,居民在中研院找到1948年的美軍空照圖,証明松山菸廠的樹木老早已在那落地生根,委員卻表示,空照圖看不出樹木有無被替換過,無法證明那些樹是同一棵。

粗暴移樹的工程,讓游藝等人憤而提起公民訴訟,一開始法官向游藝等人仔細詢問相關內容,但之後變更為另一名法官審理時,案子遭簽結,讓整起違法移樹事件黯然落幕。「2007年387棵樹木被移到寶湖國中預定地,一年多以後107棵死亡。而體育園區內900多棵遭移植樹木,以已經死了1/3。」游藝氣憤表示,未來等大巨蛋抗爭結束,一定要為這些枉死的樹木討回公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oey 的頭像
zooey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