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今天成為一個紀錄片製作者,我真的覺得人生太值得了!」南洋台灣姐妹會紀錄片「姐妹賣冬瓜」首映座談會上,來自泰國、南洋台灣姐妹會執行秘書邱雅青興奮得尖叫。

這部歷時兩年、由外籍姐妹共同製作的紀錄片,完整呈現8年來姐妹上街抗爭的心路歷程,藉著製作紀錄片,讓姐妹重新檢視他們的生命,並鼓勵更多人參與。雖然中間遇到許多困難,許多姐妹都曾經想要放棄,但一想到這是許多人共同累積的心血,還是咬著牙撐下去。

由於姐妹會裡沒有人懂得如何製作紀錄片,因此紀錄片完成的第一個版本,內容就是幾位姐妹接受訪問,說出姐妹會歷年做了些什麼,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夏曉鵑說,簡直就像業務報告一樣,非常難看。

在第一個災難似的版本出爐後,姐妹會紀錄片工作小組緊急召開會議,討論究竟應該使用怎樣的敘事架構來呈現她們的故事。討論陷入膠著,雖然姐妹希望可以感動觀眾,卻不知道從何著手。

這時邱雅青開始說起她如何加入姐妹會、如何參與活動、如何受挫害怕想要逃避,又是如何重新站起來。工作小組最後決定,就以這樣的過程做為敘事架構,書寫她們的故事。

許多在抗爭場合不常露臉的姐妹,在紀錄片中自在的說出心聲,另一位外籍姐妹洪滿枝說,因為以前在外面被媒體拍,他們怎麼寫我們不知道,寫的不對、我們不喜歡也不能改。但是自己製作紀錄片,互相訪問,只要覺得不滿意,就可以按照我們的意思修改,完整呈現姐妹要表達的心聲。

除了影像,記錄片的配樂也由姐妹一起討論,自行錄製配樂,所有的工作都是集體決策、集體製作。夏曉鵑說,因為姐妹會企圖打破「菁英主義」的迷思,「不要相信英雄,要相信自己」,因此姐妹會強調集體創作,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所有人一起討論,共同分擔,在磨合的過程中學會體諒和包容。

要讓一群遠從各地來到台灣的姐妹,跨越國家、語言和文化的界線,共同為了一些目標而奮戰,箇中辛苦一時半刻也很難說清楚,夏曉鵑說,每次面對爭吵和瓶頸,快要走不下去時,想想我們當初為了什麼才聚在一起,就可以放下歧見,繼續往前。

除了要學會溝通、合作,製片過程也讓從沒摸過剪接軟體的姐妹幾乎精神崩潰,尤其是容量非常小的電腦卻必須負擔大量影音資料,讓負責剪接的邱雅青光是硬碟就燒掉4次。在夏曉鵑即將帶這部紀錄片前往加拿大試映的前3天,邱雅青的電腦再度壞掉,所有資料消失。為了趕上試映,兩個人連續3天熬夜重新剪輯,也讓夏曉鵑因為疲勞過度而掉了4顆牙。

「今天再看一次,我覺得一切都值得。」回想整個過程,參與首映座談的姐妹忍不住哽咽,洪滿枝說,看著紀錄片,回想我們排除這麼多辛苦、走過這麼多,「看著這部片,我發現我變得更勇敢了。」

外籍姐妹自主發聲,書寫生命歷史,讓外界看到她們的韌性和成長,藉此也能鼓勵更多外籍姐妹站出來,台南藝大音像紀錄所教授關曉榮表示,台灣社會的「多元文化」,還僅停留在口號的階段而尚未實現,而姐妹們的抗爭,則是對於追求多元化的實際行動。

姐妹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台灣社會對於不同人種之間的歧視和差別對待,而姐妹們的抗爭,是為了導正扭曲的社會概念,讓台灣社會朝向真正的多元和包容。夏曉鵑表示,透過這部片,姐妹會要向許多在這條抗爭路上的先行者致敬,同時也透過影片,種下更多改變的種子。

    全站熱搜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