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711.JPG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台灣每年有將近10萬隻的動物遭到棄養,這些流浪動物進入收容所後,一旦沒有被認養,立即遭到安樂死。死去動物的骨骸,堆成了一座小山,訴說著人類對生命的漠視。當代藝術家張力山以棄養貓犬的骨灰做為創作理念,創作出作品──「形骸孤島」,希望透過展示與參與行動,喚起更多人對流浪動物的尊重和關懷。

旅美14年的當代藝術家張力山,這次受邀回台與其他25位藝術家共同舉辦「活彈藥」(Live Ammo)展。其中張力山的作品「意外領域之形骸孤島」,將大約一公噸的流浪動物骨灰陳列在展區,邀請民眾撿拾現場骨灰放入信封中,展覽結束後,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將會將這些骨灰送至相關主管機關,要求政府重視動物福利的問題。

由於台灣每年出現近10萬隻的流浪動物,導致收容所沒有多餘空間和資源讓流浪動物獲得好的照顧,另外為了空出位置給更多流浪動物,收容所在安置12天後,必須將沒人認養的流浪動物安樂死。數量龐大的流浪動物待在環境髒亂、狹小的收容所中,不但可能爆發傳染病,也可能因為互咬而受傷。

動物社會研究會長年推廣以認養代替購買,從源頭減少流浪動物的產生,同時要求政府設置動物專責單位,而非讓清潔隊進行流浪狗捕捉任務。同時加強飼主責任、推廣節育觀念,並且管制寵物買賣。

這次與張力山合作,動物社會研究會設計印有「身在公門好好修行,長握職權好好落實」以及「政策影響千萬生命」等句子的信封,邀請民眾將流浪動物骨灰裝入信封中,準備在展覽結束後,把這些骨灰送到政府部門手上。

為何選擇以動物骨灰做為創作概念,張力山表示,1998年開始,他開始進行一連串「意外領域」的創作,首先是因為他在美國公路上見到許多車禍死亡的動物屍體,因此有了第一個「Roadkill」系列,提醒人類對於這些意外身亡的動物的重視。之後他陸續產出「意外領域─昆蟲篇」等創作,以及這次的「形骸孤島」。

「做了許多展覽後,我常思考藝術家只是單純的藝術家嗎?藝術家應該也有他的社會責任。」張力山表示,他曾經接受許多人的協助,這些人也許不需要他報答,因此他選擇關注社會議題,透過這些展覽讓更多人認識這些議題。

張力山說,透過越洋電話,他聯繫上動物社會研究會,同時開始與各單位進行交涉,希望能夠獲得幫助。「不過一開始碰到不少軟釘子,畢竟公部門不能直接同意協助,因此常要我去找另一個單位先獲得許可再說。」

密切聯繫與溝通後,張力山獲得台灣不少火葬場的同意,陸續收到流浪動物的骨灰,經過一個半月的收集,終於得到進一公噸的遺骸。「其實我沒有特別愛動物,我只是覺得動物和人一樣,生命都只有一次,他們和人類並沒有差別。」

張力山強調,「撿骨」在台灣民間社會是一個慎重的儀式,必須帶著尊敬的心情來執行。展場上陳列的骨灰以冷調的藍光照射,因為它們是被遺棄的一群;但裝進信封的骨灰卻打上明亮的燈光,透過民眾撿起骨灰裝進信封,「每個信封裡都裝著一顆心、一份尊敬。」

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表示,不論是否愛動物,人類都應該尊重牠們做為一個生命的權力。因此呼籲政府必須重視動物的福利,透過修法與設立專責機關,避免這些生命,成為冰涼的骨骸。「活彈藥」展將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覽至4月17日,相關資訊可上當代藝術館網站查詢(http://www.mocataipei.org.tw/_chinese/index.as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oey 的頭像
zooey

過於孤獨的喧囂

zo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